header_search header_signed-out header_signed-in header_cart sharefilled circlex circleexclamation iherbleaf
checkoutarrow
CN
已加入购物车
总额:
折扣:
一起
数量:
购物车总额:
结帐
客户们同时也选购了:
24/7 协助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功效条件

适合化疗期间服用的天然营养物

四月 26 2017

对于许多人来说,提起化疗,首先想到的就是身体虚弱、恶心、呕吐、腹泻和全身乏力。但是,随着新型药物的出现,化疗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让人难以承受。然而,化疗依然会产生大量不利的副作用。出现何种副作用主要取决于化疗的种类,剂量与化疗的时间,患者的身体条件以及之前的化疗史。

化疗的问题在于,它会作用于所有正在分裂的细胞,不论这是癌细胞还是健康的细胞。这意味着,所有连续分裂的细胞(肠道内壁细胞、骨髓内的细胞以及毛囊中的细胞)也会受到化疗的攻击。幸运的是,我们现在拥有既能避免化疗杀灭正常细胞,同时提高化疗效果的天然产品。我推荐您将这些天然产品加入到您的癌症治疗方案中,一定会物有所值,也许它们能挽救您的生命。

除了基本的日常膳食原则外,还有五种重要的营养补充剂能够帮助您抵抗化疗或辐射带来的副作用。

此外,如果您正在服用多柔比星(阿霉素)或者其他对心脏有害的化疗药物,最好还要补充辅酶Q10。应该遵循怎样的日常膳食原则?由于癌症本身有时会让人恶心呕吐,再加上许多化疗/放疗药物会有恶心呕吐的副作用,许多癌症患者有厌食症,表现为没有胃口或不想进食。这种情况对身体十分不利,因为它造成一种叫做癌症“恶病体质”的身体状况,即身体虚弱,体重明显下降、体内脂肪和肌肉明显消耗。据估计,大约40%的癌症患者都死于营养不良,并非癌症本身。对抗癌症的斗争中,补充优质营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身体营养状况较好的癌症患者能更好的耐受癌症治疗及其带来的副作用。营养不良的患者接受化疗则会造成身体不断衰弱,乏力,无法抵抗致命的感染。

以下膳食建议有助于改善癌症患者的身体营养状况:

  1. 少食,多餐(每1-2小时一次)。
  2. 喝添加20 - 30克乳清蛋白高蛋白奶昔,每日两次。
  3. 买一台榨汁机,每天喝18 - 24盎司鲜榨果汁或蔬菜汁。
  4. 可以添加调味品、香料,但是不要添加过甜或过苦的调味品。癌症患者对食物的味道会更加敏感,这可能会让他们的口味比较重。
  5. 吃软食、流食,不要吃硬、干燥的食物。
  6. 小口吃,细嚼慢咽。
  7. 除了每天喝18 - 24盎司鲜榨果汁或蔬菜汁外,每天至少还要喝48盎司水。

定期饮用“绿色”饮品是什么意思?

绿色饮品指绿茶和众多市面上将水解的大麦草小麦草藻类 (如小球藻螺旋藻)精华加水“再水合”的产品。这里我推荐Enriching Greens®的产品,它的产品富含植物营养,特别是有助于对抗癌症的营养素。服用香豆素(华法林)的患者不能饮用绿色饮品,该药物会干扰维生素K的作用,抑制血液凝固。由于某些绿色饮品富含维生素K,服用香豆素的患者请注意不要饮用。

化疗过程中,应该放弃服用抗氧化物吗?

癌症治疗期间,是否应该服用抗氧化营养物来支持化疗(以及放疗)一直是个有争议的话题。但比较确定的是,一阶段化疗或放疗结束后,可以服用抗氧化营养物;许多肿瘤科医生的担忧是抗氧化营养物会影响传统治疗的效果。这种担忧有根据吗?

从许多专家的经验来看,这种担忧是多余的。丹佛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放射学系维生素与癌症研究中心的Kedar Prasad博士及其同事是这一领域研究最为深入的专家。Prasad博士表示,“没有证据”表明在化疗和放疗期间服用高剂量的抗氧化物会影响治疗效果。Prasad博士认为,“根据我们以及其他人的研究结果,我们提出了一种假设,即补充高剂量的多种抗氧化维生素,并结合精心设计的膳食和生活方式,可能会减少治疗对正常细胞的毒害,加强治疗对癌细胞的抑制作用,从而改善常规癌症疗法和实验性癌症疗法的效果。”

这一结论的基础是,除了大量动物试验外,大部分人体试验均表明化疗/放疗期间服用抗氧化物的患者能更好的耐受常规癌症疗法,生活质量更好,寿命更长(与未服用抗氧化物的患者相比)。例如,一项针对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研究表明,口服环磷酰胺、阿霉素(多柔比星)和长春新碱等药物进行化疗并结合放疗,同时服用抗氧化物、维生素、微量元素和脂肪酸等营养素能够显著延长患者的存活时间。3

但是,我的肿瘤医生说科学证据表明抗氧化物会影响化疗,我该怎么办?

当肿瘤医生引用“科学证据”表示抗氧化物会影响化疗和放疗的时候,他们总是倾向于忽略大量研究表明抗氧化物的利大于弊这一事实。肿瘤医生引用的科学证据主要是通过动物试验得出的;试验时,医生会向动物的肠道内注入远超正常剂量的抗氧化物,或者在体外(试管)试验时,医生使用的抗氧化物浓度也远超生命系统中可达到的正常浓度。

例如,当给小白鼠注入大于35,000 IU(人体通过正常补充无法达到)的维生素E时,它就会影响放疗的效果。4 但是,根据人体试验和动物试验,正常剂量的维生素E不会影响放疗或化疗,并且似乎能够改善治疗的效果。5,6 辅酶Q10和其他许多抗氧化物也一样。唯一的例外就是N -乙酰半胱氨酸(NAC) – 它是自然存在的半胱氨酸的衍生物。研究表明,N -乙酰半胱氨酸并不会明显影响治疗的效果,但可能会影响化疗药剂的药效,比如顺铂(cisplatin)。7,8

因此,我不建议在化疗药物作用期间服用它。化疗结束后,服用N -乙酰半胱氨酸有助于修复肾脏损伤或神经损伤。至于怎么办,我想您一定要和您信任并且能够沟通的肿瘤医生或癌症治疗中心建立关系。这似乎不是很容易,但是您可以做到。我鼓励您和您的医生讨论应该怎样服用营养补充剂。如果您的医生不了解有哪些科学文献支持在化疗和放疗期间使用抗氧化物,我推荐他可以看下Kedar Prasad博士及其同事撰写的“高剂量抗氧化维生素:改善常规癌症疗法的必要成分”,该文刊登于美国营养学院期刊(见参考文献1)。衷心希望您的肿瘤医生了解到这些事实后,能够支持您服用我在此推荐的抗氧化营养物。

化疗过程中,为什么一定要服用强效的多元维生素和矿物质?

人体的免疫系统需要定期补充每种营养素,因此为化疗期间的癌症患者提供强效的多元维生素和矿物质等营养补充剂是支持免疫系统健康的第一步。缺少任何一种营养素都会影响免疫系统的功能,其中维生素C、维生素E、维生素A维生素B6维生素B12叶酸尤为重要。

比较重要的矿物质有 。在这里我推荐Natural Factors的MultiStart™产品,该产品能够满足各年龄段人士的不同营养需求,并且男女皆宜。产品配方中不仅包含适合各年龄段以及男女性服用的维生素和矿物质,而且还根据性别和年龄添加了消化因子和草本精华。

什么是灰树花 D-组分或M, D-组分?

灰树花(又名舞茸)含有提高免疫力的成分,对身体健康十分有益。20世纪80年代早期,日本的Hiroaki Nanba博士研究了蘑菇提高免疫力的功效,在动物试验中,他发现灰树花提取物比其他蘑菇提取物具有更显著的抗肿瘤效果。灰树花的一个优势是口服时也可以十分有效。相比之下,Nanba博士发现其他蘑菇的提取物(如香菇)只有在注入血管后才有效果。

1984年,Nanba博士发现灰树花的一个组分具有刺激巨噬细胞(吞噬有害物质的大胃王)的效果。这些特异性白细胞会吞噬外来的微粒,包括癌细胞、细菌和细胞碎屑。Nanba博士将这一发现命名为灰树花 D-组分。他进一步提纯D-组分,获得了M,D-组分(美国专利号#5,854,404),该成分比D-组分具有更强的生物活性。

灰树花β-葡聚糖组分似乎有助于减少常规化疗和放疗带来的副作用,同时提高治疗的效果。1994年,一支中国研究团队发表了初步研究成果,该团队对63位癌症患者的研究表明,灰树花提取物治疗实体瘤的有效率大于95%,治疗白血病的有效率大于90%。9 Nanba博士开展的初步研究中,165位晚期癌症患者服用了灰树花提取物。10

接受化疗的患者中,90%的患者都反映化疗带来的掉头发、白细胞数量下降、恶心、呕吐、没胃口等副作用有所减轻。83%的患者表示灰树花提取物能够明显缓解疼痛。灰树花精华在乳腺癌、肺癌和肝癌上效果最好。Nanba博士报道说,73.3%的乳腺癌患者,66.6%的肺癌患者以及46.6%的肝癌患者都表现出肿瘤缩小或症状明显改善。

灰树花提取物的服用剂量取决于D-组分或M,D-组分的含量。治疗服用剂量与体重有关,用量为每天每公斤(2,2磅)0.5-1.0 mg。这相当于大约35-70 mg的D-组分或M,D-组分。预防建议用量为5-15 mg的D-组分或M,D-组分。为获得最佳效果,请在饭前20分钟或空腹服用。

什么是蛋白酶?

蛋白酶(蛋白酵素)指各种可将蛋白质分解为小分子,消化蛋白质的酶。此类酶包括胰凝乳蛋白酶和胰蛋白酶、菠萝蛋白酶(菠萝酵素)、木瓜蛋白酶(木瓜酵素)、真菌蛋白酶和沙雷氏菌蛋白酶(蚕蛋白酶)。蛋白酶在癌症治疗上具有长期历史。针对现有蛋白酶的临床研究表明,蛋白酶对治疗多种癌症有益。临床研究发现,患者的身体状况、生活质量有所改善,预期寿命有中到明显程度的改善。11

研究对象包括乳腺癌、肝癌、胃癌、头颈部癌、卵巢癌、子宫颈癌和结肠癌,以及淋巴癌和多发性骨髓瘤患者。研究中,癌症患者接受常规治疗(手术、化疗/放疗)并服用蛋白酶;研究结果表明进行传统治疗时可以服用蛋白酶。由于动物源蛋白酶和植物源蛋白酶的效果稍有不同,我本人推荐服用Zymactive™ – 一种含有多种强效蛋白酶的复合产品。您可以先从低剂量开始服用,每日三次,每次一片,饭前15分钟服用;而后每周逐渐增加至最大剂量,每日三次,每次三片。请注意:过量服用蛋白酶会造成肠胃不适或腹泻。

什么是姜黄素,它对癌症患者有什么用?

姜黄素是姜黄(姜黄根)中的黄色色素 – 咖喱中的主要成分。大量实验和临床研究均表明,姜黄素具有抗炎和抗癌的效果。它对预防和治疗癌症有许多有益效果。姜黄素在癌症形成初期、发展期与进展期的各个阶段均有抗癌效果。12 姜黄素的直接抗氧化作用可以部分解释它的保健效果。有文献记载的其他抗癌效果包括:抑制致癌亚硝胺的形成;体内抗癌成分(如谷胱甘肽)的含量;促进肝脏排出致癌毒素;避免环氧合酶-2(COX-2)的过度表达。

这种酶会产生能够致炎、促进癌症发展的必需脂肪酸衍生物(2系前列腺素)。大量针对前列腺癌、乳腺癌、皮肤癌、结肠癌、胃癌和肝癌的实验模型表明,姜黄素具有明显的抗肿瘤效果。这种效果可能是得益于多种机制:

  • 抑制血管新生。肿瘤的生长需要新生血管来提供养分。
  • 抑制表皮生长因子(EGF)受点。大约2/3的癌症都会过度产生EGF受点,增加癌细胞对这种促进细胞增殖物质的敏感性。
  • 抑制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BGF)。这种生长因子可促进血管新生,肿瘤的生长需要新生血管来提供养分。
  • 抑制核因子-kb。许多癌症会过度产生这种生长因子,让癌细胞摆脱细胞增殖限制的束缚。
  • 促进癌细胞凋亡(细胞自杀)。
  • 抑制肿瘤细胞内促进细胞生长的酶。

姜黄素的建议服用剂量为每日三次,每次200–400 mg。

为什么推荐服用阿霉素的人补充辅酶Q10?

阿霉素对心脏有副作用,可能会对心脏造成严重损害(心肌症)。实际上,对心脏的损害通常非常致命。大量研究表明,辅酶Q10能够预防阿霉素带来的心脏毒性,同时不会影响它的抗癌效果。13,14 为获得最佳效果,我推荐您服用Natural Factors的Clear Q™产品。为了促进人体对辅酶Q10的吸收和利用,某些厂家会添加任何人工合成成分来促进辅酶Q10的吸收。与此相反,Natural Factors选择使用纯天然成分。该公司使用一种叫做Lipcom®(液体压缩)的专利技术,将最纯的辅酶Q10溶解在天然维生素E(Clear Base™维生素E;100%纯天然D-α-生育酚醋酸酯)中。结果就是辅酶Q10的吸收率、利用率和效果都得到了提高。

在初步研究中,服用Clear Q™产品的6小时后血液内辅酶Q10的含量比服用常规辅酶Q10产品高235%。此外,服用初始较高剂量的Clear Q™产品6小时后,血液内辅酶Q10的含量可达2.5 mcg/ml(即维持作用效果所需的血液含量)。采用维生素E作为溶剂不仅可提高辅酶Q10的吸收率,还可保持辅酶Q10的生物活性。辅酶Q10会以两种形态出现在血液中:氧化形态(无活性)和未氧化形态(有活性)。

当体内氧化应激水平提高,或维生素E含量降低时,更多的辅酶Q10就会转化成氧化形态(无活性)。因此,高含量的纯维生素E能够增强辅酶Q10的生物活性和功效。此外,辅酶Q10也能增强维生素E的功效。对于服用阿霉素的患者,我推荐每日服用2粒ClearQ。与辅酶Q10一样,维生素E也可以预防阿霉素的副作用,同时不影响治疗效果。6,15

对于乳腺癌和前列腺癌患者,您有什么特别推荐的营养补充剂吗?

是的,我向患者们推荐2种营养补充剂:每日服用300-400 mg的吲哚-3-甲醇(I3C);以及每日服用400-1,200 mg的D-葡萄糖酸钙。吲哚-3-甲醇(I3C)是卷心菜属蔬菜中的主要抗癌成分。吲哚-3-甲醇(I3C)具有促进雌激素分解等多种功效,可预防乳腺癌、前列腺癌和宫颈癌。初步研究表明,服用吲哚-3-甲醇(I3C)可显著促进人体将致癌型的雌激素转化为无毒的分解产物。16,17

D-葡萄糖酸钙也非常重要,因为它对干扰体内清理过量雌激素过程的酶有抑制作用。18 人体内清理过量雌激素的主要方式是将葡萄糖醛酸与雌激素在肝脏内结合,通过胆汁排出体外。葡萄糖醛酸酶是一种细菌酶,它能够破坏雌激素与葡萄糖醛酸间形成的化学键。D-葡萄糖酸钙通过抑制这种酶来促进雌激素排出体外。另外,我还非常推荐乳腺癌或前列腺癌患者服用碾碎的亚麻籽。

亚麻籽富含一种叫做木酚素的重要抗癌成分。您可以使用咖啡豆研磨机、食品加工机或搅拌机来打碎亚麻籽。您可以每天向常吃的热燕麦粥、沙拉或奶昔中加入1或2汤匙的亚麻籽。亚麻籽木酚素具有预防甚至控制乳腺癌的功效,此外,亚麻籽木酚素还具有与雄性激素结合,促进清除睾酮的效果。在一项由杜克大学医学中心与Durham老兵事务医学中心开展的研究中,前列腺癌男性患者们食用低脂肪食品(脂肪占比≤20%的总热量)搭配30 g碾碎的亚麻籽(大约2汤匙)的膳食组合,仅34天后,患者们血清中的睾酮含量降低了15%,癌细胞的生长速度有所减缓,癌细胞的死亡速度有所增加。19

参考文献:

  1. Prasad KN, Kumar A, Kochupillai V, Cole WC. High doses of multiple antioxidant vitamins: essential ingredients in improving the efficacy of standard cancer therapy. J Am Coll Nutr 1999;18(1):13-25.
  2. Lamson DW, Brignall MS. Antioxidants in cancer therapy; their actions and interactions with oncologic therapies. Altern Med Rev 1999;4(5):304-29.
  3. Jaakkola K, Lahteenmaki P, Laakso J, et al.Treatment with antioxidant and other nutrients in combination with chemotherapy and irradiation in patients with small-cell lung cancer. Anticancer Res 1992;12:599-606.
  4. Sakamoto K, Sakka M. Reduced effect of irradiation on normal and malignant cells irradiated in vivo in mice pretreated with vitamin E. Br J Radiology 1973;46:538-540.
  5. Kagreud A, Peterson HI.Tocopherol in irradiation of experimental neoplasms. Acta Radiol Oncol 1981;20:97-100.
  6. Perez Ripoll EA, Rama BN,Webber MM. Vitamin E enhances the chemotherapeutic effects of adriamycin on human prostatic carcinoma cells in vitro. J Urol 1986;136:529-531.
  7. Olson RD, Stroo WE, Boerth RC. Influence of N-acetylcysteine on the antitumor activity of doxorubicin. Semin Oncol
    1983;10:S29-S34.
  8. Roller A,Weller M. Antioxidants specifically inhibit cisplatin cytotoxicity of human malignant glioma cells. Anticancer Res 1998;18:4493-4497.
  9. Nanba H. Maitake D-fraction: healing and preventive potential for cancer. J Orthomol Med 1997;12:43-49.
  10. Nanba H. Results of non-controlled clinical study for various cancer patients using maitake D-fraction. Explore 1995;6:19-21.
  11. Leipner J and Saller R: Systemic enzyme therapy in oncology: effect and mode of action. Drugs. 2000;59:769-80.
  12. Li JK, Lin-Shia SY. Mechanisms of cancer chemoprevention by curcumin. Proc Natl Sci Counc Repub China 2001;25(2):59-66.
  13. Dorai T, Cao YC, Dorai B, Buttyan R, Katz AE.Therapeutic potential of curcumin in human prostate cancer. III. Curcumin inhibits proliferation, induces apoptosis, and inhibits angiogenesis of LNCaP prostate cancer cells in vivo. Prostate 2001;47(4):293-303.
  14. Shaeffer J, El-Mahdi AM, Nichols RK. Coenzyme Q10 and adriamycin toxicity in mice. Res Commun Chem Pathol Pharmacol 1980;29;309-315.
  15. Iarussi D, Auricchio U, Agretto A, et al. Protective effect of coenzyme Q10 on anthracyclines cardiotoxicity: control study in children with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and non-hodgkin lymphoma. Molec Aspects Med 1994;15:S207-S212.
  16. Sonneveld P. Effect of alpha-tocopherol on the cardiotoxicity of adriamycin in the rat. Cancer Treat Rep 1978;62:1033-1036.
  17. Wong GY, Bradlow L, Sepkovic D, et al. Dose-ranging study of indole-3-carbinol for breast cancer prevention. Cell Biochem Supply 1997;28-29:111-6.
  18. Bell MC, Crowley-Nowick P, Bradlow HL, et al.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of indole-3-carbinol in the treatment of CIN. Gynecol Oncol 2000;78(2):123-9.
  19. Walaszek Z, Szemraj J, Narog M, et al. Metabolism, uptake, and excretion of a D-glucaric acid salt and its potential use in cancer prevention. Cancer Detection Prevention 1997;21:178-90.
  20. Demark-Wahnefried W, Price DT, Polascik TJ, et al. Pilot study of dietary fat restriction and flaxseed supplementation in men with prostate cancer before surgery: exploring the effects on hormonal levels, prostate-specific antigen, and histopathologic features. Urology 2001;58(1):47-52.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功效条件

舒解便秘的天然方法

功效条件

关节不适的天然舒解方法

功效条件

α-硫辛酸和多发性硬化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