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首选项已更新。如需临时更改您的帐户设置,前往
提示,您可以随时更新您的首选国家/地区或语言
checkoutarrow
CN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硒是什么?对身体有什么好处?

作者:Eric Madrid医生

本文内容:


硒是一名瑞典化学家在1817年发现的,在1950年代成为科学研究的热点领域,如今已被认为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 微量元素是存在于活组织中的微量矿物质,有多种重要功能。 已知的微量元素共有14种,包括、铝、铅和氟化物。 

只能从饮食或补充品中摄取。 它是一种强大的抗氧物质,能够保护身体免受有害的自由基侵害,帮助加强机体防御力。 

‌‌‌‌硒的种类

硒有两种形态:无机和有机。 无机化合物被称为「硒酸盐」和「亚硒酸盐」,而有机化合物则被称为「硒代蛋胺酸」和「硒代半胱胺酸」。 通常,植物所含有的是无机的硒代半胱胺酸,可被人体利用。 

在脂溶性维生素(例如A、 D和 E)中的硒,是特容易被人体吸收的。 

‌‌‌‌富含硒的食物

  • 酵母
  • 海鲜(蚝、吞拿鱼、大比目鱼、沙甸鱼、蟹等) 
  • 肉类(肾脏、肝脏)
  • 谷物
  • 巴西坚果

还有一些食物也含有足够的硒,包括谷物、乳制品和鸡蛋。 

获取硒的极好方法是从均衡的饮食中摄取。 然而,如果从适当的饮食中也未能摄取到所需的硒,可以考虑服用硒补充品。 硒补充品也有有机和无机两种,但根据研究,有机的硒更容易被吸收。 

‌‌‌‌硒缺乏症的征象

如果摄入的量不足,可能会出现以下症状和征象。

  • 肌肉无力
  • 慢性疲劳
  • 脱发
  • 不育
  • 机体抵抗能力受损

消化不良的人可能有吸收的问题,所以缺硒的风险会增加。 

建议摄入量取决于一个人的年龄和性别,但一般来说,成年人每日摄取量为55微克,儿童每日20微克。 许多专家认为这个摄取量太低,只是超低份量而非上佳份量,但摄入硒过量可能会产生副作用。 

从 综合维生素中摄取硒,或按照指示服用补充品,都是安心的。 然而,服用超过补充品标签上的建议剂量,可能会导致副作用,包括贫血、脱发和骨骼僵硬。 其他常见的中毒症状包括口腔中出现金属味、腹泻、恶心、精神状态改变和周围神经病变。 

‌‌‌‌硒与免疫系统nbsp;

要对抗细菌或病毒引起的各种感染,健康强壮的免疫系统是不可或缺的。 含的蛋白有30多种,硒蛋白负责强大的抗氧防御机制(免疫反应中的一项重要功能,帮助保护身体)。 

抗氧物质可帮助防止过量的自由基和其他种类的氧化逆境引起的细胞损伤。 如果将氧化逆境限制在超低程度,就会有较少的健康细胞受损害,患病或感染的风险也会从而降低。 

此外,人们发现硒有控制炎性反应、抗病毒和抵御细菌的特性,这些特性对发炎和免疫反应有强烈影响。 一些研究显示了硒与病毒感染及甲状腺之间有关联,以下会作出讨论。 

‌‌‌‌硒与病毒感染 

硒缺乏症被认为与病毒感染的风险增加有直接关系。 体内硒含量降低可能会导致氧化应激增加,发炎也会因而增加。 有关硒缺乏症的害处,特有说服力的数据来自中国一个地区,那里的土壤含硒量很低。 大批妇女和儿童被发现患有克山病,这是一种由病毒 引起的心肌病,预防方法是服用硒片。 营养不良人口的染病情况令人忧虑,例如儿童和老年人,他们可能缺乏硒,会更容易受到感染。 

《营养学期刊》上的一项2013年研究 详细探讨了硒与克沙奇病毒和流感病毒之间的相关性。 在实验室里,小鼠被喂以硒量不足或有足够硒的饲料,然后接种克沙奇B3病毒或流感病毒株。 结果显示,低硒饮食组患心肌炎(一种危险的心脏感染)的机率增加了五倍。 接种了流感病毒的缺硒组小鼠,肺部有严重的发炎。 

另一项研究观察了补充硒对于小鼠在对抗流感期间的保护作用,发现补充硒的小鼠存活率比缺乏硒的小鼠较高。 这也是归功于硒去除病毒的有益能力。 我找不到在人类身上进行的研究。 

《美国临床营养学期刊》2004年的一项研究评估了硒和脊髓灰质炎病毒的关联。 在这项研究中,一群血液中硒含量低的成年人每天接受安慰剂、50微克或100微克的硒补充品,为期15周。 

6周后,各组均接受了口服的脊髓灰质炎疫苗。 然后对他们的血液进行分析。 补充50微克和100微克的一组,血硒含量如预期地增加了,他们也显示出较好的免疫反应,使脊髓灰质炎病毒得以被迅速去除。 

HIV是另一种RNA病毒感染,已被观察到会影响硒含量。 在感染了HIV的受试者中,硒含量低下被发现与CD4+T细胞数目低下、病情恶化和死亡率提高直接相关。 在2007年的一项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中,一些受试者每天接受高剂量的硒补充品(200微克),另一些则接受安慰剂;在9个月后和18个月后,对受试者进行评估。 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在9个月后,服用硒补充品的人血清硒含量升高,HIV病情受到控制,CD4+细胞数目也有所优化。 此外,接受补充品的病人留医的比率也下降了,这显示补充品对于正在接受HIV修复的病人可能是有益的。 

‌‌‌‌硒与甲状腺 

研究显示,由于具有抗氧特性,所以在甲状腺功能和甲状腺荷尔蒙的分泌中起著关键作用。 事实上,在成年人的器官中,甲状腺是每克组织硒含量特高的。 研究发现,硒含量低会导致自身免疫甲状腺疾病,包括桥本氏甲状腺炎、甲状腺功能减退、甲状腺癌以及甲状腺肿大。 

2002年的一项热门研究 观察了一组自身免疫甲状腺疾病患者。其中一些人接受安慰剂,另一些人则接受200微克的硒补充品,为期三个月。 硒组的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从100%降低到63.6%,超声波检查显示甲状腺发炎减少。 这项研究提供了强力的证据,证明硒对甲状腺的健康有重大影响。 

2016年的一篇论文 分析了16个不同试验的文献,这些试验在第3个月、6个月和12个月测量桥本氏甲状腺炎患者的血清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和甲状腺球蛋白抗体。 在研究中有两个组别,一组同时接受左旋甲状腺素(一种甲状腺药品)和硒。 第二组只接受硒。 结果显示,同时接受药品和硒的组在第3个月至第12个月期间的抗体含量下降。 只接受硒补充品的组,仅在第三个月时抗体有所下降。 这是硒补充品在整体上有助于优化甲状腺健康的证据。

甲状腺过氧化物酶抗体呈阳性的孕妇,在分娩后很有可能出现甲状腺功能不全或甲状腺功能减退。 《临床内分泌与代谢期刊》报导了2007年的一项研究 ,该项研究发现,补充硒可以降低产后出现甲状腺问题的风险。 在试验中,151名妇女在怀孕的第三个月左右接受了200微克的硒或安慰剂。 服用硒的人患甲状腺异常的可能性降低了20%。 

幸而大多数产前维生素都含有硒。 

‌‌‌‌硒与心血管疾病 

心血管疾病是全世界特致命的疾病之一。 任何能够提供帮助的方法,哪怕作用很小,特终都会产生很大的效果。 例如,如前所述,克山病(一种罕见的心肌病)的进展与硒缺乏症有很大关联。 然而,现在研究人员感兴趣的是,硒在其他种类的心血管疾病中还起著什么作用(如果有的话)。 

2006年的一项荟萃分析审视了来自25项不同研究的数据,这些研究评估了硒补充品与心脏病的相关性。 结果显示,血清硒含量增加50%与冠状动脉事件(如心脏病发作)风险降低24%有直接关系。 然而,研究也指出,由于研究是观察性的,所以有效性并不确定。 此外,在其中一些情况,硒的补充并不是单独的,受试者还有服用其他矿物质。 

2006年发表于《美国流行病学期刊》的一项研究 ,是在8年的期间里对1004名参与者进行的。 一半受试者接受200微克的硒补充品,另一半则接受安慰剂。 科学家们的结论是,没有明显的发现显示补充品有预防作用。 2009年后期的一项研究 得出结论称,血液中硒含量较低的人更容易死于心脏病。

‌‌‌‌要点

 是一种重要的矿物质,具有强大的抗氧特性,对病毒感染肯定有防御作用。 硒在降低自身免疫甲状腺疾病患者的甲状腺荷尔蒙含量以及预防产后甲状腺问题方面的有益作用,也有研究支持。 至于硒对恶性细胞变异或心血管疾病的效用,还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才能更加确定。 

参考文献:

  1. Sunde RA. Selenium. In: Bowman B, Russell R, eds. Present Knowledge in Nutrition. 9th ed. Washington, DC: International Life Sciences Institute; 2006:480-97
  2. Food and Nutrition Board of the Institute of Medicine. Dietary Reference Intakes for Vitamin A, Vitamin K, Arsenic, Boron, Chromium, Copper, Iodine, Iron, Manganese, Molybdenum, Nickel, Silicon, Vanadium, and Zin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Washington DC, 2000. https://www.nap.edu/catalog/10026/dietary-reference-intakes-for-vitamin-a-vitamin-k-arsenic-boron-chromium-copper-iodine-iron-manganese-molybdenum-nickel-silicon-vanadium-and-zinc (Accessed on January 09, 2018).
  3. Chen J. An original discovery: selenium deficiency and Keshan disease (an endemic heart disease). Asia Pac J Clin Nutr. 2012;21(3):320-6. PMID: 22705420.
  4. Beck MA, Levander OA, Handy J. Selenium deficiency and viral infection. J Nutr. 2003;133:1463S–1467S.
  5. Yu L. Sun L. Nan Y. Zhu LY. Protection from H1N1 Influenza virus infections in mice by supplementation with selenium: a comparison with selenium-deficient mice. Biol Trace Elem Res. 2011;141:254–261.
  6. Broome CS, McArdle F, Kyle JA, Andrews F, et al. An increase in selenium intake improves immune function and poliovirus handling in adults with marginal selenium status. Am J Clin Nutr. 2004;80:154–162
  7. Hurwitz BE, Klaus JR, Llabre MM, Gonzalez A, Lawrence PJ, Maher KJ, Greeson JM, Baum MK, Shor-Posner G, Skyler JS, Schneiderman N. Suppression of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type 1 viral load with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Arch Intern Med. 2007 Jan 22;167(2):148-54. doi: 10.1001/archinte.167.2.148. PMID: 17242315.
  8. Gärtner R, Gasnier BC, Dietrich JW, et al.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in patients with autoimmune thyroiditis decreases thyroid peroxidase antibodies concentrations.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2;87:1687–91.
  9. Wichman J, Winther KH, Bonnema SJ, Hegedus L.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significantly reduces thyroid autoantibody level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autoimmune thyroiditi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Thyroid. 2016 Dec;26(12):1681–1692. doi:10.1089/thy.2016.0256
  10. Negro R, Greco G, Mangieri T, Pezzarossa A, Dazzi D, Hassan H. The influence of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on postpartum thyroid status in pregnant women with thyroid peroxidase autoantibodies.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2007 Apr;92(4):1263-8. doi: 10.1210/jc.2006-1821. Epub 2007 Feb 6. PMID: 17284630.
  11. Puspitasari, Irma M et al. “Updates on clinical studies of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in radiotherapy.” Radiation oncology (London, England) vol. 9 125. 29 May. 2014, doi:10.1186/1748-717X-9-125
  12.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Qualified Health Claims: Letters of Enforcement Discretion.
  13. Flores-Mateo, Gemma et al. “Selenium and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 meta-analysi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vol. 84,4 (2006): 762-73. doi:10.1093/ajcn/84.4.762
  14. Saverio Stranges, James R. Marshall, Maurizio Trevisan, Raj Natarajan, Richard P. Donahue, Gerald F. Combs, Eduardo Farinaro, Larry C. Clark, Mary E. Reid, Effects of Selenium Supplementation on Cardiovascular Disease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Secondary Analyses in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Volume 163, Issue 8, 15 April 2006, Pages 694–699, https://doi.org/10.1093/aje/kwj097
  15. Lubos E, Sinning CR, Schnabel RB, et al. Serum selenium and prognosis in cardiovascular disease: results from the AtheroGene study. Atherosclerosis. 2010;209(1):271-277. doi:10.1016/j.atherosclerosis.2009.09.008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养生

5种提升心情的天然方法

健康养生

2021年母亲节7款自制天然礼品

健康养生

脂质体维生素对健康是否更有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