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ckoutarrow
CN
24/7 协助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健康养生

胶体银是什么?

四月 18 2018

作者:Eric Madrid医生

自古以来,人类一直在向水井或喷泉等水源投掷硬币。为什么?嗯,动机并不一定是为了许愿。有一种理论认为,人们知道银具有抗菌性能,这样做是为了使饮用水更安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银可能还具有许多其他健康益处,特别是在胶体形态的银;在胶体銀溶液中,銀纳米颗粒是悬浮在水中的状态。

几十年来,胶体银越来越流行,不过银的健康益处已被利用了一千年。銀第一次被用于医疗用途,相信是在超过2000年以前──据说希波克拉底曾用银治愈皮肤溃疡和伤口。在公元4世纪,埃及人使用了銀,而到了公元980年,阿维森纳用银来净化血液以及治疗心悸和口臭。在14世纪,Conrad von Megenberg自然之书中指出,银渣的外用可治疗疥疮和出血性痔疮。

顺势疗法医学的创始人Hahnemann1755-1843),也有将银用于治疗,包括用硝酸银帮助止血。今天硝酸银仍被医生用于皮肤病手术后轻度出血的止血。然而,如果摄入过量的银,一个人的皮肤可能会变成蓝色,医生称之为银中毒。  

在抗生素出现之前,胶体银经常被用于治疗感染。这种疗法后来很少被采用,直到20世纪90年代,这时候很多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开始担心抗生素的抗药性风险。

胶体银如何起作用?

銀纳米颗粒被认为会进入细菌并附着到一些细菌蛋白质上,使它们改变结构(变性)而失去功能。银也被认为会与病毒、真菌和寄生虫中的一些酶结合,使它们失去活性。

以下是胶体银可能具有的一些好处:

抗菌

自从抗生素于20世纪40年代出现以来,细菌变得更加聪明,并且已经开发出帮助保护自己免受抗生素药物影响的机制。细菌形成一种防护盾来防御用来杀死它们的药物,科学家称这种盾为生物膜2014年的一项研究显示,胶体银或能帮助破坏一些细菌(例如金黄色葡萄球菌)产生的防护盾。此外,2011年的一项研究显示,银颗粒可以破坏细胞壁,从而直接消灭细菌。强大的细胞壁对于细菌的繁殖是关键性的。根据一项2018年的研究,银可能会杀死肠道中的一些益菌,所以如果定期摄取银的话,应考虑使用益生菌。

抗病毒

病毒是传染性病原体,现代医学对病毒的疗法有限。普通感冒仍然无法治疗,抗流感的药物只是将患病的时间减少一天左右。许多人都在寻找抗病毒药物。《纳米生物技术期刊》上的一项2005年研究显示,银可以阻止HIV病毒与宿主细胞结合。2013年一项对疱疹病毒的研究显示,银纳米颗粒也可以使疱疹病毒的传染性降低。也有研究将银用于其他病毒的。虽然这些研究为未来的治疗提供了一些希望,但不应将胶体银用作预防HIV或疱疹感染的方法。

抗真菌

我们的四周满布着真菌。有些是有用的,可以作为食物,例如蘑菇。但是,其他真菌的过度生长可能会导致感染。平衡是关键。2016年的一项研究在各种浓度下进行测试,显示银具有抗真菌特性。

一些研究显示,胶体银或可帮助预防蛀牙,并降低植牙的感染风险。可以考虑将胶体银和水混合,用于潄口。

伤口愈合/皮肤烧伤

处理糖尿病或烧伤导致的慢性伤口,对患者和护理人员来说都是难题。寻找最佳的外用药对于预防感染至关重要,同时也有助于加速痊愈。2006年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说:银“可用于二度烧伤创面,可降低伤口感染风险并加速伤口愈合”。2009年的一项研究也支持使用银帮助治疗皮肤的二度烧伤。有外用的银药膏可供使用。

鼻窦健康

全世界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为了鼻窦(又称鼻旁窦)问题求医。人类颅骨的中空洞穴在出生时是没有的,但在8岁左右就发育完全,鼻窦在青春期时达到完整的成人尺寸。

帮助预防过敏、鼻塞以及最终的窦道感染,方法包括避开特定的食物、使用药物、矿物质维生素精油顺势疗法。保持良好的鼻窦健康,对整体健康和幸福是非常重要的。以胶体银喷雾预防鼻窦感染的方法,有时会被采用,据称有许多好处。一些研究发现了潜在的好处。不过,证明整体有效性的研究仍然缺乏。

2017年的一项小型研究中,22名患者使用了胶体银,但鼻窦炎没有得到改善。在建议将胶体银用于鼻窦感染和/或预防之前,需要有更多的研究。了解更多有关维持鼻窦健康的其他方法。

银在医院里的使用

泌尿系统感染是一种常见的医院感染,尤其是在使用Foley导尿管帮助排尿时。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银衬里的Foley导尿管可以预防泌尿感染。另一项2017年的研究也显示,一些有银衬里的静脉注射导管使重症监护病房患者的细菌感染减少。来自同一项研究的另一项发现是,使用银衬里静脉注射导管的患者,酵母菌感染也有所减少。

银的毒性

每日摄入的银最大剂量不可超过14微克/千克。绝对不可超过所使用产品标签上建议的数量。皮肤中的银含量过高,可能会导致皮肤变成蓝灰色,无法恢复,这是罕见的情况,称为银中毒。这种情况的报告大多数与胶体银无关,而是涉及自制的银盐。此外,应该指出的是,联邦药物管理局(FDA)并不认为胶体银是安全的。然而,许多倡导者指出,银的保守使用有悠久的安全历史。

银可以在怀孕期间使用吗?

没有研究显示任何危害,但最好避免在怀孕和哺乳期间使用,除非你的医生另有建议。

有药物相互作用吗?  

胶体银与某些药物同时服用,可减低药物的吸收。这些药物包括抗生素和甲状腺药物左旋甲状腺素。但已知的药物相互作用则无。

建议的成人剂量:

外用

  • 外用银药膏──按指示使用
  • 胶体银也可以涂抹在皮肤和伤口上

口服剂量

2013年出版的胶体银,天然的抗生素》一书建议的剂量如下:

  • 低剂量:3-5 ppm,每日一次或两次用于预防目的
  • 中等剂量:25-30 ppm,每天两到三次,最长两个星期,用于细菌和病毒感染
  • 高剂量:每天100 ppm,每天一次,最长7天,用于真菌感染

*不建议服用超过200 ppm,特别是如果连续服用超过五天。

*如为儿童,通常建议服用一半的剂量。施用前请先咨询孩子的医生。

注意:由于银的抗菌特性,如果长时间服用,肠道中的益菌可能会受到影响。应考虑服用益生菌以帮助抵消这种影响。

参考文献:

  1. Hippocrates used Silver accessed March 11, 2018 http://hydrosolinfo.com/
  2. Accessed March 14, 2018  http://docs.anovahealth.com/argentyn23/historicalfactsonar23.pdf
  3. Int Forum Allergy Rhinol. 2014 Mar;4(3):171-5. doi: 10.1002/alr.21259. Epub 2014 Jan 15.
  4. Colloids Surf B Biointerfaces. 2011 May 1;84(1):88-96. doi: 10.1016/j.colsurfb.2010.12.020. Epub 2010 Dec 21.
  5. Bactericidal Effects of Silver Nanoparticles on Lactobacilli and the Underlying Mechanism
  6. Xin Tian, Xiumei Jiang, Cara Welch, Timothy R. Croley, Tit-Yee Wong, Chao Chen, Sanhong Fan, Yu Chong, Ruibin Li, Cuicui Ge, Chunying Chen, and Jun-Jie Yin  ACS Applied Materials & Interfaces 2018 10 (10), 8443-8450 DOI: 10.1021/acsami.7b17274
  7. Elechiguerra JL, Burt JL, Morones JR, et al. Interaction of silver nanoparticles with HIV-1. Journal of Nanobiotechnology. 2005;3:6. doi:10.1186/1477-3155-3-6.
  8. Gaikwad S, Ingle A, Gade A, et al. Antiviral activity of mycosynthesized silver nanoparticles against herpes simplex virus and human parainfluenza virus type 3.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Nanomedicine. 2013;8:4303-4314. doi:10.2147/IJN.S50070.
  9. Crit Rev Microbiol. 2016;42(1):46-56. doi: 10.3109/1040841X.2013.879849. Epub 2014 Apr 22.
  10. Abdallah Mohamed Elgorban, Abd El-Rahim Mohamed El-Samawaty, Mohamed Abdallah Yassin, Shaban Rushdy Sayed, Syed Farooq Adil, Khaled Mohamed Elhindi, Marwa Bakri & Mujeeb Khan (2015) Antifungal silver nanoparticles: synthesis, characterization and biological evaluation, Biotechnology & Biotechnological Equipment, 30:1, 56-62, DOI: 10.1080/13102818.2015.1106339
  11. Pokrowiecki R, Mielczarek A, Zaręba T, Tyski S. Oral microbiome and peri-implant diseases: where are we now? Therapeutics and Clinical Risk Management. 2017;13:1529-1542. doi:10.2147/TCRM.S139795.
  12. Zhonghua Wai Ke Za Zhi. 2006 Jan 1;44(1):50-2.
  13. Journal Medical Association Thai. 2009 Oct;92(10):1300-5.
  14. Laryngoscope. 2006 Jul;116(7):1121-6. Silver and sinus infections
  15. Scott JR, Krishnan R, Rotenberg BW, Sowerby LJ. The effectiveness of topical colloidal silver in recalcitrant chronic rhinosinusitis: a randomized crossover control trial. Journal of Otolaryngology - Head & Neck Surgery. 2017;46:64. doi:10.1186/s40463-017-0241-z.
  16. Zhang X-F, Liu Z-G, Shen W, Gurunathan S. Silver Nanoparticles: Synthesis, Characterization, Properties, Applications, and Therapeutic Approaches. Yan B, ed.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2016;17(9):1534. doi:10.3390/ijms17091534.
  17. Biomaterials. 2013 Oct;34(32):7884-94. doi: 10.1016/j.biomaterials.2013.07.015. Epub 2013 Jul 19.
  18. Franco-Molina MA, Mendoza-Gamboa E, Sierra-Rivera CA, et al. Antitumor activity of colloidal silver on MCF-7 human breast cancer cell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 CR. 2010;29(1):148. doi:10.1186/1756-9966-29-148.
  19. Faedmaleki F, H Shirazi F, Salarian A-A, Ahmadi Ashtiani H, Rastegar H. Toxicity Effect of Silver Nanoparticles on Mice Liver Primary Cell Culture and HepG2 Cell Line. Iranian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Research : IJPR. 2014;13(1):235-242.
  20. Arch Toxicol. 2011 Jul;85(7):743-50. doi: 10.1007/s00204-010-0545-5. Epub 2010 Apr 29. Silver vs Lung Cancer cells.
  21. IET Nanobiotechnol. 2017 Aug;11(5):612-620. doi: 10.1049/iet-nbt.2016.0148.  Silver lined foley catheters.
  22. J Intensive Care Med. 2017 Jan 1:885066617745034. doi: 10.1177/0885066617745034. [Epub ahead of print]
  23. Cobrado L, Silva-Dias A, Azevedo MM, Rodrigues A. Anti-Candida activity of antimicrobial impregnated central venous catheters.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and Infection Control. 2017;6:110. doi:10.1186/s13756-017-0269-x.
  24. Kwon HB, Lee JH, Lee SH, Lee AY, Choi JS, Ahn YS. A Case of Argyria Following Colloidal Silver Ingestion. Annals of Dermatology. 2009;21(3):308-310. doi:10.5021/ad.2009.21.3.308.
  25. Accessed  https://www.fda.gov/ohrms/dockets/98fr/081799a.txt  ; FDA does not consider Colloidal Silver to be safe.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养生

为何 NAC 和谷胱甘肽对免疫等健康很重要

健康养生

儿童维他命 C:您的孩子摄入的量足够吗?

健康养生

5 个原因让卵磷脂成为100 多年来备受青睐的天然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