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首选项已更新。如需临时更改您的帐户设置,前往
提示,您可以随时更新您的首选国家/地区或语言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PEA的保护能力与免疫系统

作者:Michael Murray医生

本文内容:


 century is21世纪新兴特令人兴奋的营养化合物之一,是 棕榈酰乙醇酰胺(PEA).全球已有超过100万人服用PEA作为膳食补充品。它属于人体产生的生物活性脂质,有助于调节细胞功能。PEA是60多年前从大鼠和豚鼠的脑、肝、肌肉中提取的一种活性生物因子。其后,PEA 被发现是鸡蛋黄、橄榄油、红花和大豆卵磷脂、花生粕和其他几种食物中所含的营养因子。PEA已被用作膳食补充品,为身体补给这种有价值的化合物。

PEA如何在人体中发挥作用?

PEA 在人体中自然产生,与内源性火麻素系统或ECS协同工作。1 ECS充当主指挥。它负责发送化学信息,并触发对整个身体健康和安好至关重要的生物作用。这种微妙的平衡行为,创造了体内平衡,让每个细胞的内部驱动力与身体的整个系统保持平衡,以促进内部环境中的健康,即使面对外部变化。

PEA本身被称为 「促消退脂质信号分子」。这个名称的意思是,PEA通过影响我们细胞内的中央控制机制,具备能力解决导致细胞应激和炎性反应的因素。逾600项科学研究展示了这种极其有益的效果,包括在20多项双盲人类临床试验中用作膳食补充品。2 

PEA本身并非修复健康状况的药品。相反地,将PEA用作预制的膳食补充品,仅仅是一种策略,以确保整个身体的细胞内有足够的PEA水平,尤其是在对PEA需求增加的时候。其他「条件式必需营养素」也存在类似情况,如 辅酶Q10、 硫辛酸、 肉碱,以及许多其他正常生理过程所需的化合物。某些状况导致人体无法充分摄取这些化合物,或导致对它们的需求增加。

PEA发挥所谓的细胞保护作用。意思是保护细胞免受损害。它不仅通过细胞的中心功能,而且通过细胞膜的脂肪基质发挥这种作用。在1973年的一项里程碑式的研究中,fed-PEA显示了肝细胞的细胞膜以及细胞线粒体(细胞的能量来源)的细胞膜的结构和功能变化。3 一旦加入细胞膜,PEA就能够更好地保护细胞和线粒体免受损伤。这项研究引发了其他研究人员的密集调查,显示当细胞受损或缺乏足够的氧气供应时,人体会试图通过制造更多的PEA来抵消这种损害,以便将PEA融入细胞膜中,起到保护和优化功能的作用。PEA的这一基本作用因其作为“促分解脂质信号分子”的作用而黯然失色,但对其对细胞功能的整体益处仍然非常重要。4 

PEA如何影响免疫健康?

通过对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启动受体(PPAR)的作用, PEA 对体内所有免疫细胞的作用是细胞功能各个方面的中心。这些化合物是一组核受体蛋白,在调节细胞遗传密码的表达方面发挥作用。换句话说,PPAR是一种“软件”,它告诉我们的细胞的“硬体或电脑”,我们的DNA,如何表达基因程式码来制造细胞用来调节其功能的化学物质。PPAR对所有细胞功能皆发挥著至关重要的作用,包括新陈代谢和能量产生。在大脑中,PPAR影响心理功能和情绪。它对支持免疫系统功能的作用,对于平衡对感染或炎性反应的反应至关重要。2,4

PEA在1971年至1975年的五项双盲、安慰剂对照临床试验中,PEA因其支持免疫健康和呼吸道功能的能力而被研究。5 在这段时间之后,对PEA的研究领域从在感染过程中支持身体转向了关注PEA在炎性反应过程中的作用。然而,这些过程有许多共同的基本生理特征。有时它们反映了同一枚硬币的两面。例如,PEA通过作用于免疫细胞(免疫细胞负责去除大脑中的细胞碎片,从而减少炎性反应和优化脑细胞功能),在支持大脑健康方面显示出一些惊人的效果。6 它对巨噬细胞的作用也是如此,巨噬细胞是一种基于组织的大白细胞,吞噬并破坏微生物和颗粒物。7

捷克斯洛伐克斯柯达汽车厂共有444名员工参与了首项关于PEA和免疫健康的人类临床研究。本研究中的 PEA 剂量为600毫克,每日三次(总剂量为1800毫克PEA),为期12天。如果这些志愿者出现任何暗示呼吸道疾病的症状,如喉咙痛、鼻塞或流涕、生产性咳嗽或干咳,以及相关症状,如发烧、关节痛、不适和疲劳,则对他们进行评估。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接受PEA修复的受试者出现症状的次数更低。PEA对于诸如鼻塞、流鼻水和咳嗽等呼吸道症状的效果较低,但对于发烧和疼痛等相关症状,PEA组与安慰剂组相比,显著减少了45.5%。8 

在第二项关于PEA对免疫健康的研究中,一个军方单位中899名18至20岁的健康志愿者,服用了PEA或安慰剂9周。阿兵哥被挑选出来,因为他们被安置在一起,更容易受到免疫挑战的爆发。前3周的给药计画为每天三次600毫克PEA,之后开始一个连续阶段,以6周每天一次600毫克的单次给药为基础。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PEA组的总病假天数显著减少,第6周减少40%,第8周减少32%。9 

为了验证结论,在1973-1975年期间又进行了3次阿兵哥试验。这三项试验都显示了对免疫系统的重要支持,这一点已被临床评估和这些阿兵哥的血液量测所证实。所有这些临床试验的结论是,PEA具有明显的健康效益,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报告。8 

什么是细胞因子风暴?

受感染期间,免疫系统会作出反应,产生更多称为细胞因子的信号传导化合物。对于某些特别强力的感染,免疫系统会过度产生这些化合物,造成所谓的「细胞因子风暴」。这种过度的免疫反应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细胞因子风暴代表一种不受控制的免疫系统,它开始攻击并杀死所有可见的物体,包括我们健康的人体细胞。 

病毒善于欺骗。为了存活,它们需要在人体细胞中找到庇护所以进行繁殖。在受感染的细胞之外,病毒是我们免疫系统较容易中和的目标。在人类细胞中,免疫系统依赖于以白细胞为形式的特种力量,称为细胞毒性T细胞和自然杀伤(NK)细胞。这些特种力量是通过其他白细胞释放的细胞因子引入。细胞毒性T细胞和NK细胞在人体中游走,设法杀死被感染的细胞;这些细胞通过释放自身的信号,在化学上被召唤并杀死。过程应该是这样运作的,但是在细胞因子风暴中,免疫系统因细胞因子超负荷而过度刺激,以至于开始灭杀与之接触的一切。免疫细胞无法区分受感染细胞和健康细胞。这会导致大量的炎性反应和组织破坏,进而导致肺炎、器官衰竭,甚至死亡。

PEA能否促进免疫反应的平衡?

如上所述, PEA 保护细胞免受损害,并影响细胞内的中央控制机制,包括产生细胞因子、T和NK细胞的那些。PEA因其在免疫系统炎性反应反应中支持正常平衡的能力而广为人知。这种平衡作用不仅与它对ppar的影响有关,还与细胞因数和其他炎性反应相关化合物的产生和分泌有关。它控制或调节细胞因数作用的能力可能有助于在免疫系统受到挑战时维持其功能。10,11

PEA的推荐剂量

特近的 PEA 研究所使用的剂量为300至600毫克,每天服用两次。一些早期研究中使用的剂量,高达每天3次,每次600毫克。在所有研究中,PEA没有明显的副作用。与PEA之间并无已知的药品相互作用。PEA完全安心兼且无害性。

参考文献:

  1. Tsuboi K, Uyama T, Okamoto Y, Ueda N. Endocannabinoids and related N-acylethanolamines: biological activities and metabolism.Inflamm Regen. 2018 Oct 1;38:28. 
  2. Petrosino S, Di Marzo V. The pharmacology of palmitoylethanolamide and first data on the therapeutic efficacy of some of its new formulations.Br J Pharmacol. 2017 Jun;174(11):1349-1365.
  3. Obermajerova H, Masek K, Seifert J, Buchar E, Havlik L. Structural and functional changes in liver mitochondria of mice fed palmitoylethanolamide (PEA) Biochem Pharmacol. 1973;22:2529–2536.
  4. Hesselink JM. Evolution in pharmacologic thinking around the natural analgesic palmitoylethanolamide: from nonspecific resistance to PPAR-α agonist and effective nutraceutical.J Pain Res. 2013 Aug 8;6:625-34. 
  5. Hesselink JM, Boer T, Witkamp RF.Palmitoylethanolamide: A Natural Body-Own Anti-Inflammatory Agent, Effective and Safe against Influenza and Common Cold.Int J Inflam. 2013; 2013: 151028.
  6. Skaper SD, Facci L, Giusti P. Glia and mast cells as targets for palmitoylethanolamide, an anti-inflammatory and neuroprotective lipid mediator.Mol Neurobiol. 2013 Oct;48(2):340-52.
  7. Pontis S, Ribeiro A, Sasso O, Piomelli D. Macrophage-derived lipid agonists of PPAR-α as intrinsic controllers of inflammation.Crit Rev Biochem Mol Biol. 2016;51(1):7-14.
  8. Masek K, Perlik F, Klima J, Kahlich R. Prophylactic efficacy of N 2 hydroxyethyl palmitamide (Impulsin) in acute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s.European Journal of Clinical Pharmacology. 1974;7(6):415–419. 
  9. Kahlich R, Klima J, Cihla F, et al.Studies on prophylactic efficacy of N-2-hydroxyethyl palmitamide (Impulsin) in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Serologically controlled field trials.Journal of Hygiene Epidemiology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1979;23(1):11–24. 
  10. Berdyshev EV, Boichot E, Germain N, Allain N, Anger JP, Lagente V. Influence of fatty acid ethanolamides and delta9-tetrahydrocannabinol on cytokine and arachidonate release by mononuclear cells.Eur J Pharmacol. 1997 Jul 9;330(2-3):231-40.
  11. Orefice NS, Alhouayek M, Carotenuto A, et al.Oral Palmitoylethanolamide Treatment Is Associated with Reduced Cutaneous Adverse Effects of Interferon-β1a and Circulating Proinflammatory Cytokines in Relapsing-Remitting Multiple Sclerosis.Neurotherapeutics. 2016 Apr;13(2):428-38.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养生

贯叶连翘──让心情变好的补充品

健康养生

适用于7种常见妇女健康问题的天然补充品

健康养生

有助缓解发痒、鼻塞、打喷嚏症状的4种抗组织胺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