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首选项已更新。如需临时更改您的帐户设置,前往
提示,您可以随时更新您的首选国家/地区或语言
checkoutarrow
CN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保持结肠健康的6种自然方法

作者:Kate Henry医生(自然疗法)

本文内容:


结肠长度占整个消化道五分之一,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器官。 它帮助我们吸收维生素,例如B12;它制造营养素,例如维生素K生物维生素和短链脂肪酸;它帮助我们调节血液中的水和电解质,并解除细胞代谢和生产荷尔蒙所衍生的副产物。

如果你对结肠有疑问,你并不孤单。 结肠每天为我们健康所执行的多项功能,大多数人从来都不知道。 例如,你是否知道结肠有助于调节骨骼健康、机体抵抗能力、血液凝固等等?

本文中,我们将介绍结肠是什么、它如何影响健康,以及如何通过营养、生活方式的改变和定期筛查来保持结肠健康。 

‌‌‌‌结肠的结构解剖和功能

结肠是由肌肉组成的中空管道,一般成年人的结肠长约五英尺。 结肠分为几个部分:盲肠和回盲瓣、升结肠、横结肠、降结肠和乙状结肠,特后是直肠。 

结肠的每个部分,在人类健康中发挥不同的功能。 剖析每一部分的结构,有助于厘清它们的特殊功能。 例如,升结肠、横结肠和降结肠上有一些看仿如小口袋的囊状结构,称为结肠袋。 结肠袋(Haustra)一词源自拉丁语,意思是容器或桶—这就是它们的形状! 结肠袋将来自小肠的消化后食物和水混合物保持足够长的时间,让结肠膜提取所需的养分,再移动至结肠的其余部分,并作为大便排出体外。 

结肠袋也是细菌和其他微生物的地方。这些细菌和微生物有助于从食物中提取营养。 例如,某些细菌会从我们所吃的食物中产生生物维生素维生素K。 另一些细菌则酵解纤维,产生丁酸盐等短链脂肪酸。这些短链脂肪酸又为结肠膜提供能量,以进行细胞代谢。 

结肠袋被吸收性黏膜层所覆盖。这层黏膜由结肠细胞组成。 结肠细胞有助于调节结肠内外诸如、钠、水、氯化物、碳酸氢盐等电解质的浓度。 这也进而有助于调节血液中的电解质平衡。 

我们先撇开升结肠、横结肠和降结肠,专注于结肠的头个部分—盲肠。 它就位于右髋骨上方,当它充满正在消化的食物,你甚至可以感觉和移动它。 盲肠被填满时,感觉有点像是个小型的水气球。 

盲肠与阑尾相连,而盲肠与小肠连接的地方有一片瓣膜,允许消化后的食物从小肠进入结肠,再流进血液中。 这片瓣膜称为回盲瓣,在我们体内发挥两项重要功能。 首先,如果我们拥有健康的肠道,维生素B12就是从这里被吸收。 其次,它具有重要的阻隔作用,可防止大肠内的物质回流进小肠。 下面有关结肠疾病的环节中,我们将说得更详细一点。你只须要知道,当这片瓣膜无法正常运作,便会使你感觉不适,甚至更有可能患上种种毛病,包括称为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的疾病。

如你所见,结肠分为许多部分、许多组织层和解剖结构,以帮助其执行其每一项重要功能。

‌‌‌‌结肠如何影响我们的整体健康

结肠负责吸收和产生营养,同时解除体内的废物。 这些过程当然对人体健康至关重要!nbsp;

结肠有助于产生维生素K和生物维生素

结肠存活著许多细菌,帮助从我们所吃的食物中产生维生素K和生物维生素。维生素K是合成多种凝血因子所必需的物质。当身体产生伤口,凝血因子可帮助血液形成血痂,从而止血。 某些形式的维生素K(如K2)也参与骨骼更新和钙代谢等过程。 倘若饮食中纳豆和绿叶蔬菜等维生素K的食物源不足,细菌所产生的维生素K就更形重要,有助于预防营养不足的症状。 

人体需要生物维生素以帮助血糖管理,维持头发、皮肤和指甲的健康,并充分发挥的维护作用。 正如维生素K一样,结肠细菌也可以制造生物维生素。如果我们日常营养所摄取的生物维生素太少,结肠细菌可以帮助弥补不足。 缺乏生物维生素会导致皮疹、抑郁、羊角风发作、脱发、指甲问题等等。

基于所有这些原因,我们希望结肠中含有足够的健康细菌。

吸收矿物质和流质

结肠通过吸收食物中的水,帮助人体调节水分。 此外,结肠膜还会从食物中,把诸如钾、、钠、氯化物等电解质,吸收到我们的血液中。 我们神经系统所产生的电流、催化产生细胞能量的酶促反应,以至在我们的心血管系统维持体液平衡和血压,都需要用上这些矿物质。 你可以想像,无论是基于营养不良还是结肠健康不良,而导致任何一种矿物质的缺乏,都会对整体健康产生强大、广泛而深刻的影响,特别是心脏和神经健康。

解除毒素

我希望更多人了解到,虽然肝脏从血液中过滤毒素,但实际上是通过结肠,从体内去除这些毒素。 肝脏处理在体酶促反应所产生的废物,通过肝细胞进行首和第二阶段消化,然后将废产物排泄到胆汁中,再排进消化道。 一旦进入消化系统,那些与胆汁结合的毒素就会与纤维结合。 这种纤维和胆汁的混合物,到达结肠会形成粪便,然后定期排泄(每天至少一次),让我们身体的保持低毒性负苛。 当你的结肠健康,并且进食正确的食物,这种情况就会自然发生。

‌‌‌‌结肠健康会出什么毛病

炎性反应性肠病(IBD)

克隆氏症和溃疡性结肠炎是影响结肠膜的发炎性疾病。 这些疾病可导致溃疡、出血、营养吸收不良、疼痛等等。 长远而言,结肠膜慢性发炎和受损可能导致营养缺乏症。 如果不及时治理,这些疾病也会增加患结肠癌的风险。 

结肠癌

结直肠癌是全球第三种特常见的恶性细胞变异。 2020年,全球估计有200万人罹患结肠癌。 结肠癌的风险因素包括低纤维饮食、缺乏运动、饮酒、超重,以及维生素D偏低。 所有这些风险因素都可能影响结肠和其他组织中的DNA合成。 肿瘤起始和生长的根本原因,正是异常的DNA产生和调节,因此在结肠内保持健康的DNA合成很重要。

运动障碍

结肠肌肉通过规则性的收缩,并与周边的血管和组织交换水分和电解质,从而使食物移动。 这种食物在肠道中移动的过程称为「蠕动」。 当蠕动出现异常,食物通过结肠的速度便会过快(导致腹泻)或过慢(导致排便困难)。 异常的肠道移动速度可归类为「运动障碍」,即运动异常。 一旦演变成慢性运动障碍,便会影响结肠执行养分产生、养分吸收和清体等基本功能。

菌丛不良和小肠细菌过度生长

在肠道微生物组中,多种重要的微生物处于微妙的平衡状态,包括细菌和酵母菌。 通常,拥有大量「好」细菌(也称为益生菌)有助于防止病原或伺机性致病菌和酵母菌过度生长,以引起肠道问题。

科学界有一整个研究领域集中探讨微生物组,因此有大量研究可供阅读和分析! 我把它们归纳起来,这样为客户解释:所有细菌都倚赖燃料存活。 它们会产生废物,作为细胞代谢的一部分。 有些废物实际上对人体健康有益。 其他废产物(例如甲烷和氢)如果产生过量,令人体承受不了,或者在错误的位置产生,则可能引起问题。 

一般来说,我们希望大肠中有大量好细菌,而且希望这些细菌一直留在那里,不会迁移到其他地方。 拥有健康的结肠和回盲瓣,对于防止细菌从结肠迁移到其他不应该去的地方(例如小肠)极为重要。 当结肠细菌迁移到小肠中,我们会出现类似肠气、腹胀、痉挛、营养吸收不良、腹泻、排便困难等症状。 总的来说,这种微生物群的紊乱及其引起的症状,被称为小肠细菌过度生长(SIBO)。 如果你没有听说过这些病症,应该算是幸运吧! 还要感谢你的结肠,将细菌保持在适当位置。

感染

有时,病原体会在结肠孳生,将原本健康的器官变成感染温床。 很多人都会说过艰难梭菌。这是一种危险的感染,如果不及时修复,有可能会致命。 防御结肠感染的极好方法,是对食物和水保持良好卫生,并拥有健康的微生物组,以抵抗所接触的病原微生物。 以下我会解释如实现这目标。

‌‌预防结肠问题并为结肠提供长期维护的6种实证方法,

护理结肠尤如护理身体其他部位一样。 它需要定期维护,以及基于实证的方法。 由于结肠位于身体内部,因此你不一定「看到」护理结肠的效果,但你可以「感受」到这些功效,例如更健康的消化、更规律的排便、如厕时没有征状等。 

此外,由于护理结肠可以优化身体其他各个系统的健康,因此你可以预期获得更好的整体健康、更光滑的肌肤、健康的神经系统功能等等。 以下是日常护理结肠的主要方法。

1. 摄取足够纤维

有关预防结肠癌的每一篇研究论文皆指出,增加纤维摄取与加强结肠健康和降低结直肠癌风险有直接关联。 这是因为纤维有助于平衡微生物组、增加蠕动能力,并提供所需的冀便体积,从而将毒素通过结肠排出体外。 你每天至少应该摄取25克纤维,以保持良好的结肠健康。 对于任何种类的群组,每天摄取近50克纤维的人,罹患结肠癌的风险超低。 

2. 喝水

大肠不断将水、消化的食物、纤维和电解质混合在一起,以形成粪便。 没有足够水分,粪便就会被卡住,无法有效地通过结肠。 这就是所谓排便困难。 令大多数人颇为意外的是,排便困难实际上是指每天排便少于一次! 每天喝足够的水,是让粪便形成适当硬度的关键。这样,冀便可以更容易规律地通过结肠。 如果你像我的许多客户一样,你可能需要一点帮助,让你记得要喝足够的水。 不要害怕在手机上设置闹钟,使用让你容易看到的水瓶—随便什么方法都可以! 你也可以通过喝等美味饮品来摄取水分。 如果你有肾病或其他慢性健康问题,请咨询你的医生该喝多少水才适合你。

3. 运动

我们的身体利用结肠中的肌肉组织,以一定的速率让粪便通过。 不过,活动你的身体也会有帮助! 散步、跑步、跳跃和扭动身体等活动,都会在肠内产生振动,有助于保持健康的蠕动速率。 此外,运动有助促进淋巴活动,从而有助于清体。 研究表明,长期缺乏运动与结肠健康不良有关。 不要让这种情况发生在你身上!

4. 充足的睡眠

睡眠是健康的基础,睡眠不足会增加患结肠炎和其他结肠疾病的风险。 如果你入睡困难,请咨询你的医生。

5. 不要吸烟或过量饮酒

吸烟和饮酒皆与结肠癌和炎性反应性肠病的风险增加有关。 请与你的医生制定戒烟计划,同时承诺每周饮少于三杯酒精饮品,以优化你的结肠健康。

6. 定期检查

你的结肠无法从外面看到,因此你必须定期看医生,让他们进行简单的测试。随著科技进步,我们得以发展出能够检查结肠健康的测试。 这些测试有多种选择,从家中进行的检测到结肠镜检查。 你的医生会根据你的需要进行检测,但是如果你正在家中阅读本文,我想跟你说一些由衷之言。 

结肠镜检查安心有效,并且是真正观察到结肠内部,并及早发现结肠癌等重大问题(在它们构成生命威胁之前)的仅有方法。 如果你的医生建议进行结肠镜检查,那便去做吧。 据估计,单单在美国,今年就有53,000人死于结直肠癌。 如果他们早点进行筛查,许多死亡个案都可以避免。 因此,不要把筛查省掉。 当医生告诉你该进行结肠镜检查的时候,请听从他们的意见。 要准备一整天的结肠镜检查,是否会使人不舒服? 肯定会。 但这也是清理结肠、自然清体,并确保你没有患恶性细胞变异的特佳机会。 请按照指示进行结肠镜检查;如果你年届50岁,更要定期检查。 除此之外,要有睡眠充足、富含纤维的健康饮食、停止吸烟、摄取足够的维生素D,并且经常运动。 这样,你的结肠和其他器官都会受惠。

结肠健康以及降低大肠癌和其他疾病的风险,主导权就掌握在你手中! 我希望本文能使你明白到,你有能力积极使用已确知有效的自然方法和预防措施,来护理结肠以至整个身体。

参考文献:

  1. Aune, D., et al. “Dietary Fibre, Whole Grains, and Risk of Colorectal Cancer: Systematic Review and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Studies.” BMJ, vol. 343, no. nov10 1, 10 Nov. 2011, pp. d6617–d6617,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3213242/, 10.1136/bmj.d6617. Accessed 1 Mar. 2021.
  2. Azzouz, Laura L, and Sandeep Sharma. “Physiology, Large Intestine.” Nih.gov, StatPearls Publishing, 27 July 2020, www.ncbi.nlm.nih.gov/books/NBK507857/#article-24030.r1. Accessed 2 Mar. 2021.
  3. Braasch-Turi, Margaret, and Debbie C. Crans. “Synthesis of Naphthoquinone Derivatives: Menaquinones, Lipoquinones and Other Vitamin K Derivatives.” Molecules, vol. 25, no. 19, 29 Sept. 2020, p. 4477,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582351/, 10.3390/molecules25194477. Accessed 1 Mar. 2021.
  4. “Cancer Today.” Iarc.fr, 2020, gco.iarc.fr/today/online-analysis-multi-bars?v=2020&mode=cancer&mode_population=countries&population=900&populations=900&key=asr&sex=0&cancer=39&type=0&statistic=5&prevalence=0&population_group=0&ages_group%5B%5D=0&ages_group%5B%5D=17&nb_items=10&group_cancer=1&include_nmsc=1&include_nmsc_other=1&type_multiple=%257B%2522inc%2522%253Atrue%252C%2522mort%2522%253Afalse%252C%2522prev%2522%253Afalse%257D&orientation=horizontal&type_sort=0&type_nb_items=%257B%2522top%2522%253Atrue%252C%2522bottom%2522%253Afalse%257D. Accessed 1 Mar. 2021.
  5. “Colon Cancer.” American Family Physician, vol. 97, no. 10, 2021, p. 658, www.aafp.org/afp/2018/0515/p658-s1.html. Accessed 2 Mar. 2021.
  6. Dou, Ruoxu, et al. “Vitamin D and Colorectal Cancer: Molecular, Epidemiological and Clinical Evidence.” British Journal of Nutrition, vol. 115, no. 9, 9 Mar. 2016, pp. 1643–1660,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890569/, 10.1017/s0007114516000696. Accessed 1 Mar. 2021.
  7. Litvak, Yael, et al. “Colonocyte Metabolism Shapes the Gut Microbiota.” Science, vol. 362, no. 6418, 29 Nov. 2018, p. eaat9076,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296223/, 10.1126/science.aat9076. Accessed 1 Mar. 2021.
  8. Manson, JoAnn E., et al. “Vitamin D Supplements and Prevention of Cancer and Cardiovascular Diseas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vol. 380, no. 1, 3 Jan. 2019, pp. 33–44, pubmed.ncbi.nlm.nih.gov/30415629/, 10.1056/nejmoa1809944. Accessed 1 Mar. 2021.
  9. “Microbiota, Inflammation and Colorectal Cancer.”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vol. 18, no. 6, 20 June 2017, p. 1310,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486131/, 10.3390/ijms18061310. Accessed 2 Mar. 2021.
  10. Mock, Donald M. “Biotin: From Nutrition to Therapeutics.” The Journal of Nutrition, vol. 147, no. 8, 12 July 2017, pp. 1487–1492,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525106/, 10.3945/jn.116.238956. Accessed 2 Mar. 2021.
  11. Mondul, Alison M, et al. “Vitamin D and Cancer Risk and Mortality: State of the Science, Gaps, and Challenges.” Epidemiologic Reviews, vol. 39, no. 1, 1 Jan. 2017, pp. 28–48,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858034/, 10.1093/epirev/mxx005. Accessed 2 Mar. 2021.
  12. O’Keefe, Stephen J. D. “Diet, Microorganisms and Their Metabolites, and Colon Cancer.” Nature Reviews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vol. 13, no. 12, 16 Nov. 2016, pp. 691–706,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312102/#R26, 10.1038/nrgastro.2016.165. Accessed 1 Mar. 2021.
  13. “Office of Dietary Supplements - Vitamin K.” Nih.gov, 2017, ods.od.nih.gov/factsheets/vitaminK-HealthProfessional/. Accessed 2 Mar. 2021.
  14. Ogawa, Youichi, et al. “Biotin Is Required for the Zinc Homeostasis in the Skin.” Nutrients, vol. 11, no. 4, 24 Apr. 2019, p. 919,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520690/, 10.3390/nu11040919. Accessed 2 Mar. 2021.
  15. Song, Mingyang, et al. “Nutrients, Foods, and Colorectal Cancer Prevention.” Gastroenterology, vol. 148, no. 6, May 2015, pp. 1244-1260.e16,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409470/, 10.1053/j.gastro.2014.12.035. Accessed 2 Mar. 2021.
  16. Tjalsma, Harold, et al. “A Bacterial Driver–Passenger Model for Colorectal Cancer: Beyond the Usual Suspects.” Nature Reviews Microbiology, vol. 10, no. 8, 25 June 2012, pp. 575–582, pubmed.ncbi.nlm.nih.gov/22728587/, 10.1038/nrmicro2819. Accessed 2 Mar. 2021.
  17. Uronis, Joshua M., et al. “Modulation of the Intestinal Microbiota Alters Colitis-Associated Colorectal Cancer Susceptibility.” PLoS ONE, vol. 4, no. 6, 24 June 2009, p. e6026,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2696084/, 10.1371/journal.pone.0006026. Accessed 2 Mar. 2021.
  18. Xiao, Qian, et al. “Prediagnosis Sleep Duration, Napping, and Mortality among Colorectal Cancer Survivors in a Large US Cohort.” Sleep, vol. 40, no. 4, 9 Feb. 2017, 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5806565/, 10.1093/sleep/zsx010. Accessed 2 Mar. 2021.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功效条件

胃灼热和胃酸倒流的8种天然疗法

功效条件

5种缓解胃部不适的天然方法

功效条件

判断你是否缺铁的5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