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进新的一年,保持健康仍然是大多数人的愿望。 加强免疫系统继续成为2021年的重点,但除了注意机体防御力之外,致力实现长期健康目标也是非常重要的。 这始于健康的生活方式、饮食、心态以及基本补充品计划(综合维生素和矿物质、额外的维生素CD3、优质鱼油)。 但是,要寻求优化健康,往往需要做得更多。 

天然产品如麸胱甘肽槲皮素褪黑素姜黄素小蘗碱辅酶Q10,均可帮助促进健康。 在本文中,你会看到补充品的概述,这是以新的研究和理解为基础的,对于考虑2021年养生程序要增加什么,可能是很重要的。

‌‌‌‌以N-乙醯半胱胺酸(NAC)增加麸胱甘肽

麸胱甘肽 在人类健康中的重要作用不可低估。 这种小分子蛋白质是在人体内制造的,也可以作为膳食补充品来进一步提高麸胱甘肽水平。 N-乙醯半胱胺酸(一种胺基酸)是另一种有助于增加麸胱甘肽的膳食补充品。 足够的麸胱甘肽储备对于维护免疫系统、呼吸系统健康和缓解过度活跃的发炎反应至关重要。1这些益处在2020年极为重要,在新的一年亦如是。 此外,麸胱甘肽含量偏低会加快老化过程,增加罹患与老化相关的疾病(例如记忆力减退、胰岛素抵抗和几乎所有慢性退行性疾病)的风险,这是早就知道的。2、3

麸胱甘肽NAC补充品均有显示出临床益处,可以互换使用以提高天然麸胱甘肽含量。 麸胱甘肽的典型剂量为每天250至1000毫克。 NAC的剂量为每天500至1200毫克。

进一步了解麸胱甘肽及其对免疫功能的重要性

‌‌‌‌新形态的槲皮素为免疫健康提供更多益处

槲皮素被认为有维护免疫功能和呼吸道健康的能力,因而成为2020年特畅销的天然产品之一。 槲皮素增加细胞内离子锌含量的能力也备受注目。4在细胞内处于这种状态时,就能够控制一种名为复制酶的酶,病毒会利用人体细胞中的这种酶进行复制。 

但槲皮素的细胞保护作用并不止此。 研究显示,它可以启动细胞的「接通开关」,从而促进一些细胞的修复;同时开启「断开开关」,帮助细胞防御,以避免损害或感染。5 这种作用与其防氧化能力以及强化抗氧酶系统(在免疫启动、发炎和过敏等生物逆境期间支援身体的系统)的能力不同。 

槲皮素已显示出临床成果,包括帮助减少上呼吸道感染的可能性。6 槲皮素的问题在于难以吸收。 一种可将槲皮素吸收率提高达10倍的创新解决方案,是在LipoMicel Matrix™中络合槲皮素。 Natural Factors的Quercetin LipoMicel Matrix™剂量为每天250至500毫克,相当于2500至5000毫克普通槲皮素。 

进一步了解槲皮素对免疫系统的益处。

‌‌‌‌使用褪黑素和维生素B12优化睡眠

睡眠对健康的重要性不可低估。 不幸的是,许多人确实很难获得所需的睡眠品质。 缺乏睡眠,会整天感到能量不足、脑力下降,而且往往会觉得沮丧和烦躁。 健康也会因而面临风险,因为睡眠对于身体修复、免疫功能和清体的优化至关重要,当然也是补充能量所必需的。

褪黑素 是经过充分研究的特热门天然睡眠助剂。 它可以帮助人们入睡和保持熟睡、感觉休息充足7、8。 但是,有一个秘诀可以使它更好地发挥作用──在夜间将褪黑素和甲基钴胺素(维生素B12的活性形态)结合使用。 在醒来时服用3至5毫克甲基钴胺素的方案,可能有助于重置我们的生物钟,并帮助褪黑素更好地促进安睡,尤其是对于40岁以上的人和轮班工作者。 

甲基钴胺素(维生素B12)有助于缓解睡眠-觉醒障碍。 这种疾病的特征是清醒时非常困倦、睡眠不安稳,频繁醒转。 睡眠-觉醒障碍常见于轮班工作者和老年人。 睡眠-觉醒障碍患者服用甲基钴胺素,常可优化睡眠质量品质、增加白天的机敏度和集中力,并优化情绪。9、10 人们服用甲基钴胺素后感受到的提升,可能是由于甲基钴胺素减少了褪黑素在白天的分泌,从而帮助身体在就寝前重置其褪黑素分泌。 晚上服用褪黑素可以对此过程提供更多帮助。 成年人在睡前服用3至5毫克就已经很足够。 6岁及以上的儿童应服用1-3毫克。 

‌‌‌‌经过详尽研究的姜黄素防老化及控制炎性反应功效

姜黄素是姜黄根(Curcuma longa)的橙黄色素,对健康有许多益处;这30年来,对姜黄素进行的科学研究超过8000次。 

姜黄素为人体的防氧化、防炎和防衰老机制提供支持。11 姜黄素能够影响名为NF-κB的细胞蛋白复合物(核因子活化B细胞κ轻链加强子),从而提供一些保护作用。 如果细胞功能受到扰乱,无论原因是压力、发炎还是毒素,NF-κB的产生以及随后的发炎都会增加。 姜黄素可促进对NF-κB的适当调节,从而优化人体对发炎和细胞损伤的反应。12

姜黄素还会促进自噬过程,自噬和其字面意义一样,就是细胞的自我吞噬。 当细胞没有足够的能量或被发炎破坏时,会产生许多细胞碎片。 自噬是细胞破坏自身的过程,因为细胞已经过度污染而无法发挥正常功能。 就好像修剪植物般,是为了让其他细胞茁壮成长。

姜黄素也有助于延缓脑部老化。 特近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进行的一项研究,很好地证明了这种效果。13 研究人员使用了Theracurmin(生物利用度特高的姜黄素形态)。 在这个双盲研究中,将Theracurmin(每天180毫克)或安慰剂给予40名有精神功能和记忆障碍的成年人,为期18个月。5 在研究开始时进行认知和记忆测试,然后每隔六个月进行。 Theracurmin® 使记忆力、集中力和情绪分数获得显著优化。 服用Theracurmin者的脑部扫描结果也有所优化。 

临床研究也显示,姜黄素的其他生物利用形态优化了关节健康。 在一项研究中,受试者在服用1000毫克Meriva(提供200毫克与磷脂醯胆碱结合的姜黄素)3个月后,关节不适分数降低了58%、在跑步机测试中的步行距离从研究开始时的平均76米增至平均332米。 14

甚至普通的姜黄素粉也显示出优化关节健康的益处。 在一项研究中,受试者每天服用1500毫克姜黄素,4周后,膝关节的僵硬、不适问题有所缓解,功能也优化了。16

姜黄素制剂的剂量应以安心和健康益医生方剂面的临床证明为依据。 以下是各种热门形态的建议剂量:

进一步了解姜黄素对发炎的影响

‌‌‌‌小蘗碱、轻体和血糖控制

在当前的医级研究中,特令人感到振奋的天然产品之一就是小蘗碱。它是一种生物碱,存在于黄连根、巴戟皮、俄勒冈州葡萄根和黄连(goldthread)根中。 研究令人感到振奋的是,对于许多人难以解决的问题(例如血糖控制、轻体和新陈代谢),小蘗碱可以提供很好的帮助。

小蘗碱具有一批机制来产生这些作用,包括启动AMP活化蛋白激酶(简称AMPk的一种重要的酶)的能力。 AMPk存在于每个细胞内部,充当启动线粒体(细胞能量结构)的「主要调节开关」,以增加能量代谢。 

总的来说,这种酶的活性在决定胰岛素的作用以及人体脂肪成分(特别是内脏或「肚子」脂肪的含量)方面起著主要作用。 临床研究显示,每天服用3次500毫克剂量的小蘗碱(餐前),可帮助优化新陈代谢和胰岛素敏感性,在12周的期间内,平均的体重减轻比安慰剂组多5磅。15-17 

小蘗碱 对肠道微生物群(生存在人体内的微生物群落)也有好处。 事实上,小蘗碱的许多好处是来自对有益细菌生长的优化。 所以说,小蘗碱在优化消化功能、缓解胃气、腹胀和优化排便习惯方面的表现比益生菌更好,18,这并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进一步了解小蘗碱和血糖控制的资料。

‌‌‌‌以辅酶Q10 + PQQ促进能量生产 

如前所述,线粒体是细胞中制造能量的结构。 为了拥有重要的健康和丰富的细胞能量,我们需要上越的线粒体能量生产。 加强线粒体功能的一项重要策略,是结合使用两种已被证明可以协同工作的膳食补充品──辅酶Q10(CoQ10)吡咯并喹啉醌(PQQ)。 

辅酶Q10是很知名品牌的,但是PQQ才刚刚开始为人所知。 辅酶Q10在能量生产中起著火嘴的作用,而PQQ则起著辅助作用;PQQ是一种强大的防氧化成分,特别保护著线粒体以免其受损伤。 PQQ还会促进老化细胞内的新线粒体的自发生成,这一过程名为线粒体生物发生。 这就是为什么PQQ是如此令人振奋的防老化策略。

辅酶Q10和PQQ各自有其效用,如果结合使用,甚至可以看到更好的结果。 这种协同作用首先见于动物研究,然后在人体双盲安慰剂对照临床试验中得到进一步证明。 在一项对71名40至70岁的中老年人进行的研究中,与安慰剂组相比,每天补充20毫克PQQ者的高级认知功能测试有所改进。 然而,在同时服用20毫克PQQ和300毫克辅酶Q10的一组中,结果更为显著。 PQQ和辅酶Q10都参与线粒体的能量生产,因此这些结果并不令人惊讶。19、20

至于剂量建议,我会维持经临床证明的剂量:20毫克PQQ和300毫克辅酶Q10。 有几个制造商提供PQQ和辅酶Q10的组合。

进一步了解辅酶Q10对心脏健康的益处。

底线

  • 良好的健康始于良好的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
  • 脑部需要特别的线粒体能量生产,才能发挥上佳功能。
  • 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记录了线粒体功能减弱的影响,包括老化和能量下降、免疫功能低下、认知功能减低和记忆力欠佳等症状。
  • 补充品如麸胱甘肽槲皮素褪黑素姜黄素小蘗碱辅酶Q10 等,均可能有助于维护脑部功能和保护线粒体功能。
  • 优化线粒体的健康状况,可能是促进整体健康的关键。

参考文献:

  1. Dröge W, Breitkreutz R. Glutathione and immune function. Proc Nutr Soc. 2000;59(4):595-600.
  2. Forman HJ, Zhang H, Rinna A. Glutathione: overview of its protective roles, measurement, and biosynthesis. Mol. Aspects Med. 2009;30, 1−12. 
  3. Dwivedi D, Megha K, Mishra R, Mandal PK. Glutathione in Brain: Overview of Its Conformations, Functions, Biochemical Characteristics, Quantitation and Potential Therapeutic Role in Brain Disorders. Neurochem Res. 2020;45(7):1461-1480.
  4. Dabbagh-Bazarbachi H, Clergeaud G, Quesada IM, et al. Zinc ionophore activity of quercetin and epigallocatechin-gallate: from Hepa 1-6 cells to a liposome model. J Agric Food Chem. 2014 Aug 13;62(32):8085-93.
  5. Li Y, Yao J, Han C, et al. Quercetin, Inflammation and Immunity. Nutrients. 2016;8(3):167.
  6. Heinz SA, Henson DA, Austin MD, et al. Quercetin supplementation and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a randomized community clinical trial.  Pharmacol Res  2010;62:237–242.
  7. Auld F, Maschauer EL, Morrison I, Skene DJ, Riha RL. Evidence for the efficacy of melatonin in the treatment of primary adult sleep disorders. Sleep Med Rev. 2017;34:10-22. 
  8. Li T, Jiang S, Han M, et al. Exogenous melatonin as a treatment for secondary sleep disorder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Front Neuroendocrinol. 2019;52:22-28. 
  9. Honma K, Kohsaka M, Fukuda N, et al. Effects of vitamn B12 on plasma melatonin rhythm in humans. Increased light sensitivity phase-advances the circadian clock? Experentia 1992;48:716–20.
  10. Okawa M, Mishima K, Hishikawa Y, et al. Vitamin B12 treatment for sleep-wake rhythm disorders. Sleep 1990;13:1–23.
  11. Kunnumakkara AB, Bordoloi D, Padmavathi G, et al. Curcumin, the golden nutraceutical: multitargeting for multiple chronic diseases. Br J Pharmacol. 2017;174(11):1325-1348. 
  12. de Oliveira MR, Jardim FR, Setzer WN, Nabavi SM, Nabavi SF. Curcumin, mitochondrial biogenesis, and mitophagy: Exploring recent data and indicating future needs. Biotechnol Adv. 2016;34(5):813-826. 
  13. Small GW, Siddarth P, Li Z, et al. Memory and Brain Amyloid and Tau Effects of a Bioavailable Form of Curcumin in Non-Demented Adults: A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18-Month Trial. Am J Geriatr Psychiatry. 2018;26(3):266-277. 
  14. Belcaro G, Cesarone MR, Dugall M, et al. Product-evaluation registry of Meriva®, a curcumin-phosphatidylcholine complex, for the complementary management of osteoarthritis. Panminerva Med. 2010;52(2 suppl 1):55–62.
  15. Lan J, Zhao Y, Dong F, et al. Meta-analysis of the effect and safety of berberine in the treatment of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hyperlipemia and hypertension. J Ethnopharmacol. 2015 Feb 23;161:69-81.
  16. Yang J, Yin, J, Gao H, Xu L, Wang Y and Li M. Berberine improves insulin sensitivity by inhibiting fat store and adjusting adipokines profile in human preadipocytes and metabolic syndrome patients. Evid. Based Complement. Altern. Med. 2012; 2012: 363845.
  17. Perez-Rubio KG, Gonzalez-Ortiz M, Martinez-Abundis E, et al. Effect of berberine administration on metabolic syndrome, insulin sensitivity, and insulin secretion. Metab. Syndr. Relat. Disord. 2013; 11: 366–369.
  18. Chen C, Tao C, Liu Z, et al.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of Berberine Hydrochloride in Patients with Diarrhea-Predominant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Phytother Res. 2015 Nov;29(11):1822-7.
  19. Nakano M, Ubukata K, Yamamoto T, Yamaguchi H. Effect of pyrroloquino- line quinone (PQQ) on mental status of middle-aged and elderly persons. FOOD Style. 2009;21:13(7):50-3.
  20. Yang X, Zhang Y, Xu H, et al. Neuroprotection of Coenzyme Q10 in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s. Curr Top Med Chem. 2016;16(8):858-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