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奶蓟:支持肝脏健康的上佳补充

本文作者:Andrea Colon,自然疗法医生

本文内容:


‌‌肝脏在人体中的作用是什么?

肝脏是人体内部特大的固体器官。 肝脏位于右上腹,宽6英吋,重约3磅。 肝脏参与许多不同的日常必需功能,无怪其在人体中起著重要作用。 

肝脏与其他器官一起工作,负责消化、吸收和处理食物。 它负责血糖(或糖)的储存,在人体需要更多能量时释放使用。 肝脏亦负责产生胆汁,一种有助于从食物中消化脂肪、吸收和储存脂溶性维生素(包括维生素 A、 D、和 E)的物质。 

肝脏产生与血块形成和红细胞产生有关的物质。 肝脏亦与肾脏一样,是人体清体的主要器官。 它不仅可以代谢药品和酒精,还可以解除体内的有害物质,包括环境毒素和化学物质。 当肝功能下降,可能会对这些过程产生负面影响,使它们无法有效运作。

有些因素会对肝脏功能和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这些因素包括饮酒过量、肥胖、接触毒素、某些药品和病毒感染。 幸而,肝脏具有比人体任何其他器官更强大的自我新生能力。 一种特定的草本,以其对肝脏的保护作用和健康益处而闻名。

‌‌‌‌奶蓟是什么? 

奶蓟 是研究特广泛、特广为人知的肝脏保护和支持草本之一。 奶蓟的学名为Silybum marianum。数百年来,这种草本植物一直被用作支持肝脏功能的补充品。 该植物的使用可追溯到公元一世纪。希腊医师迪奥斯科里德斯(Dioscorides)认为该植物具有蛇咬的重现健康特性。 历史上,它亦被用作肝胆疾病的补充品。

奶蓟属于菊科植物。菊科植物还包括向日葵、豚草和雏菊。 奶蓟有超过200种品种。 有些品种可以长到六英呎高,并会开出色彩艳丽的花朵。 与它的名字相反,奶蓟并非来自母牛。 实际上,它不包含任何奶类。 它的名字来源于植物花朵上的白斑点点。 其植物的茎亦含有乳汁。 该植物原产于南欧,也生长在美国、南美和澳大利亚。

‌‌‌‌是什么令奶蓟如此有用?

 奶蓟 中的活性成分是一种名为水飞蓟素的植物化合物,内含水飞蓟宾(silybin,或silibinin)。 水飞蓟素存在于植物的种子之中。 一般相信,它可增加谷胱甘肽水平,因而具有抗氧特性。 

谷胱甘肽 是一种体内产生的强力抗氧剂,有助于对抗自由基并帮助清体。 谷胱甘肽水平随著年龄增长和反覆接触毒素而自然降低。 研究显示,它可以帮助人体的清体过程,通过肝脏清体。 水飞蓟素还被认为具有抗氧作用,有助于支持、维持和新生健康的肝细胞。

‌‌‌‌研究对奶蓟有何评价?

关于 奶蓟的使用已经进行过多方面的研究。 一些研究显示, 奶蓟 可以为肝脏、肾脏和胃肠道提供抗氧保护。 历史上, 奶蓟 通常用于修复肝脏疾病,例如病毒性肝炎、肝硬化和脂肪肝。

肝硬化是肝脏形成疤痕组织的学名。 研究显示,奶蓟 也许具有缓解炎性反应特性,因为它可能下调促炎途径。

一些研究显示,这种草本可能有助于减少由于病毒性肝炎和非酒精性脂肪肝而增加的肝酶。

另有若干研究显示,由于肝脏负责胆固醇的产生和代谢, 奶蓟 还可能有助于维持健康的胆固醇水平,尤其是对2型糖代谢病患者而言。 水飞蓟素 亦可能具有缓解炎性反应健康的功效。

水飞蓟素 已被用作蘑菇中毒的解除毒素剂。 死帽蕈,又名毒鹅膏(Amanita phalloides),占蘑菇引致的人类疾病的95%。 它广泛分布于欧洲,亦可以在美国某些地区和世界其他地区找到。 它会释放一种称为毒伞肽(amatoxin)的毒素。该毒素特初会引发腹部不适。 在一到三周的时间内,这种毒素即使没有产生任何症状,也可能导致肝脏损伤和衰竭,甚至导致死亡。 研究显示, 奶蓟 补充品可能对毒伞蕈中毒患者具有效能。

‌‌‌‌奶蓟的用量

口服食用奶蓟 一般认为是安心的。 补充品以胶囊、粉末和提取物等形式出售。 活性成分的多少取决于其制备方法。 通常剂量由150至300毫克不等,每天服用两次。 据报有些服用者会出现胃肠道副作用,包括恶心、呕吐和腹泻。 对豚草过敏的人士应当加以注意。 开始任何新的健康饮食方案之前,请必先咨询医生。

参考文献:

  1. John Hopkins Medicine. Liver: Anatomy and Functions. 2020. https://www.hopkinsmedicine.org/health/conditions-and-diseases/liver-anatomy-and-functions. Accessed 4/19/2020.
  2. Siegel, A., Stebbing, J. 奶蓟: early seeds of potential. Lancet Oncol. 2013 Sep; 14(10): 929-930.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116427/. Accessed from PubMed on 4/19/2020.
  3. de Avelar, C., Pereira, E., de Farias Costa, P., de Jesus, P., de Oliveira, L. Effect of 水飞蓟素 on biochemical indicators in patients with liver disease: Systematic review with meta-analysis. World J Gastroenterol. 2017 Jul 21; 23(27): 5004-5017.
  4. Pizzorno, J ND. 谷胱甘肽. 2014 Feb; 13(1): 8-12.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4684116/. Accessed from PubMed on 4/19/2020.
  5. Aller, R., Izaola, O., Gomez, S., Tafur, C., Gonzalez, G., Berroa, E., Mora, N., Gonzalez. J., de Luis, D. Effect of 水飞蓟素 plus Vitamin E in patients with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Eur Rev Med Pharmacol Sci. 2015 Aug;19(16):3118-24.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367736. Accessed from PubMed on 4/19/2020.
  6. Achufusi, T., Patel, R.. 奶蓟.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541075/. Updated 3/27/2020. Accessed from PubMed on 4/19/2020.
  7. Polachi, N., Bai, G., Li, T., Chu, Y., Wang, X., Li, S., Gu, N., Wu, J., Li, W., Zhang, Y., Zhou, S., Sun, H., Liu, C. Eur J Med Chem. 2016 Nov 10;123:577-595. doi: 10.1016/j.ejmech.2016.07.070. Epub 2016 Jul 29.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7517806. Accessed from PubMed on 4/19/2020.
  8. Ebrahimpour-Koujan, S., Gargari, B., Mobasseri, M., Asghari-Jafarabadi, M. Lower glycemic indices and lipid profile among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patients who received novel dose of Silybum marianum (L.) Gaertn (水飞蓟素) extra supplement: a triple-blinded randomized 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Phytomedicine. 2018 May 15;44:39-44. doi: 10.1016/j.phymed.2018.03.050. Epub 2018 Mar 19.
  9. Anthony, K., Subramanya, G., Uprichards, S., Hammouda, F., Saleh, M., 2013. Antioxidant and anti-hepatitis c viral activities of commercial 奶蓟 food supplements. Antioxidants, 2(1): p. 23-36.
  10. 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Health. 奶蓟. https://www.nccih.nih.gov/health/milk-thistle. Accessed 4/16/2020.
  11. Tyagi, A., Bhatia, N., Condon, M., Bosland, M., Agarwal, C., Agarwal, R. Antiproliferative and apoptotic effects of silibinin in rat prostate cancer. Prostate. 2002 Nov 1;53(3):211-7. Accessed from PubMed on 4/16/2020.
  12. Ghorbana, A., Zarvandi, M., Rakshandeh. H..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a herbal compound for improving metabolic parameters in Diabetic Patients with Uncontrolled Dyslipidemia. Endocr Metab Immune Disord Drug Targets. 2019;19(7):1075-1082. doi: 10.2174/1871530319666190206213420.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30727929. Accessed from PubMed on 4/16/2020.
  13. Ward, J., Kapadia, K., Brush, E., Salhanic, S. Amatoxin Poisoning: Case Reports and Review of Current Therapies. https://www.jem-journal.com/article/S0736-4679(12)00238-7/pdf. Accessed 4/19/2020.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养生

在24小时内强化免疫系统的3个窍门

健康养生

抗坏血酸(维生素C)是什么? 益处、补充品及其他

健康养生

不喜欢苹果醋的味道? 选用苹果醋补充品的6大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