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功效条件

α-硫辛酸和多发性硬化症

三月 20 2019

本文内容:

经常发生的是,天然产品对非常严重的健康问题产生了极为正面的初步结果,但是却没有后续研究。在2005年,一项临床试验显示,一种常见的膳食补充剂有助于为多发性硬化症带来有意义的改善。幸运的是,自从这项初步研究以来,已经有大量的其他研究显示,在膳食中补充α-硫辛酸可能对多发性硬化症患者有显著益处。这种疾病是有时会使人衰弱和致残的神经系统疾病。

多发性硬化症是什么?

多发性硬化症是一种进行性神经紊乱综合征,通常发生在成年早期,是因围绕神经细胞的髓鞘逐渐丧失而引起的。这个过程称为脱髓鞘。这种髓鞘的关键功能之一是促进神经冲动的传递。没有髓鞘,就会失去神经功能。神经失去髓鞘,会出现症状,包括运动和感觉功能紊乱,如视力模糊、头晕、肌肉无力和刺痛感。可使用磁共振成像(MRI)检测脱髓鞘的迹象,确认诊断。

多发性硬化症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者,免疫系统会将自身组织当作外来蛋白攻击。自由基对神经细胞的损伤被认为是这种自身免疫过程的主要触发因素。自由基是有高度反应性的分子,能与细胞化合物结合并破坏它们。在多发性硬化症中,原本对于免疫系统是隐藏的细胞组分,因自由基损伤而暴露出来,激发这些组分的自身抗体产生。自由基也与基质金属蛋白酶(MMP)的活化有关,基质金属蛋白酶是白细胞转运到大脑和脊髓的重要介质。大脑和脊髓为中枢神经系统(CNS)。白细胞必须进入中枢神经系统,多动性硬化症才会进展。因此,防止脱髓鞘恶化,针对基质金属蛋白酶会是一个可行方法。

α-硫辛酸用于多发性硬化症

α-硫辛酸(ALA是类似维生素的物质,常被称为“大自然的完美防氧化剂。它获得这个称号,因为它是一种非常小的分子,可被有效吸收,并且很容易穿过细胞膜,包括血脑屏障。与主要为脂溶性的维生素E和水溶性的维生素C不同,ALA可以在细胞内外淬灭水或脂溶性自由基。此外,ALA还能延长维生素CE以及其他抗氧化剂的生化寿命。

ALA已经显示了可改善多发性硬化症动物模型(即实验性自身免疫性脑脊髓炎,简称EAE)的能力。这些动物研究促成了更进一步的研究。在EAE和多发性硬化症病变形成的初始阶段,自由基的活性氧物质对血脑屏障造成损伤。通常,这种保护屏障可防止大分子以及白细胞进入大脑。血脑屏障受损,T淋巴细胞和其他白细胞就可迁移到中枢神经系统。

已经证明,ALA因具有减少白细胞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的能力,能预防大鼠出现EAE临床症状。而且,ALA还具有稳定血脑屏障的直接能力,研究人员使用活细胞成像技术将这种能力可视化并进行定量评估。此外,ALA还显示出抑制一些化合物形成的能力,这些化合物与促成中枢神经系统内的炎症有关;抑制这些化合物的机制, 为ALA在实验模型中展示的效果提供了另一种解释。

第一项旨在确定ALA对多发性硬化症患者影响的临床研究,在2005年发表。37名患多发性硬化症的受试者被随机分为四组:安慰剂、ALA 600毫克每天两次、ALA 1200毫克每天一次、以及ALA 1200毫克每天两次。受试者仅服用胶囊14天。药代动力学数据显示,服用1200毫克ALA的受试者血清ALA峰值明显高于服用600毫克的受试者,而且不同受试者的血清ALA峰值有很大差异。换句话说,有些人可能需要比其他人更多的ALA,才能看到临床效益。ALA含量越高,基质金属蛋白酶9(MMP-9)就会消减得更多。化合物MMP-9与多发性硬化症的疾病活动有关。因此,ALA剂量越高,临床获益越大。ALA和帮助将白细胞转运到中枢神经系统的粘附分子之间也有显的剂量-反应关系。研究人员得出结论,ALA耐受性良好,似乎是改善多发性硬化症的有效辅助手段。

尽管有这些突出的结果,但在研究ALA对多发性硬化症的临床效益方面,进展仍然很慢。自最初研究以来的研究显示,这种神奇的天然化合物可能会成为任何多发性硬化症治疗计划的有利部分。例如,一项双盲研究以52名复发缓解型多发性硬化症患者为对象,ALA对称为细胞因子的炎症化合物水平的影响。受试者在12周内获给予ALA1200毫克/天)或安慰剂。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ALA组某些关键细胞因子的水平显著降低。由于这些关键细胞因子的水平通常与症状的严重程度相对应,因此这些结果也是支持多发性硬化症患者每天摄入1200毫克ALA的

对同一批患者进行的另一项研究也显示,与安慰剂组相比,ALA组的防氧化能力显著改善;而另一项研究则显示,ALA对于减缓脱髓鞘损伤有重大帮助。

体内防氧化活性的关键标志之一,是ALA 谷胱甘肽等含硫分子的含量。它们处于游离活性形态时是硫醇,但当它们发挥其防氧化作用时,它们与其他含硫分子结合,形成二硫键,以中和促氧化剂。在这个过程中,ALA和谷胱甘肽等硫醇也会失去活性。因此,硫醇与二硫化物分子的比例是抗氧化剂状态的重要标志。硫醇含量越高,保护作用越大。

研究人员使用名为视觉诱发电位的测量方法,在导致视觉障碍的视神经多发性硬化症炎症发作期间检查硫醇二硫化物的稳态。这包括测量头皮上(眼睛上方)响应光刺激的电信号。患者坐在交替的棋盘图案的屏幕前面。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神经冲动传递减慢。结果以波形显示。研究人员测量从给予刺激到形成最高波(称为P100)的时间。用这种方法来评估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视神经功能,是非常可靠而且经过验证的。

这个研究的结果显示,活性形态的硫醇和P100时间之间有明显的相关性。有更多二硫化物和更少活性硫醇的失衡状态,与视神经的炎症和功能障碍有关。活性更高的硫醇基也与排毒、细胞信号传导机制和整体抗氧化防御机制的改善有关。

研究人员的结论是,结果有很大程度显示了ALA的补充有助于预防或至少显著减缓视神经的脱髓鞘,从而保持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视觉功能。

剂量建议

这项研究显示,α-硫辛酸对于多发性硬化症患者可能是很重要的。以下是一些指引。首先,ALA有两种形态,分别名为RS。它们是化学上彼此的镜像。R异构体是较适合的形态,因为它是在人体内天然合成的,比S异构体更能有效地被吸收,所需的剂量较低,提供的浓度大幅高于S异构体。如果使用常规ALA(RS形态的混合物),剂量为每天1200mg。如果使用R形态,剂量可减少至600毫克。

ALA产品有常规速释型态,也有缓释形态。现有证据似乎并不支持服用缓释产品具有优势。事实上,即释配方看来更好。ALA按剂量比例被迅速吸收,即是说无论剂量是50还是600毫克,吸收率大致相同。根据放射性研究,α-硫辛酸的绝对生物利用度约占给药剂量的93%。虽然缓释ALA的吸收较慢,但​​其峰值不如即释的高,吸收程度也比不上即释形态。口服ALA看来可以提供最大的临床效益;需要让肝脏充分发挥抓住α-硫辛酸的能力,让α-硫辛酸可进入循环系统,使血液中的α-硫辛酸含量升高,并输送至其他重要组织。使用即释产品看来可以实现这个目标,而剂量以每天服用一次比分次为佳。

多发性硬化症是多因素的

请记住,多发性硬化症肯定是一种多因素疾病,这意味着,为了有效地阻止病情进展,必须从多个不同的因素着手。还有其他天然化合物看来也颇为有用,尤其是鱼油姜黄素制剂。上述的研究显示,α-硫辛酸无疑是一种重要的改善方法。对于多发性硬化症,有效剂量似乎是在每天1200毫克的范围内。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功效条件

天然草药和血管性痴呆

功效条件

舒解便秘的天然方法

功效条件

关节不适的天然舒解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