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ckoutarrow
CN
24/7 协助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5 个原因让卵磷脂成为100 多年来备受青睐的天然产品

作者:Michael Murray 博士

本文包含以下内容:


什么是卵磷脂? 

卵磷脂 是一种天然存在的脂质,许多植物和动物中都有发现。卵磷脂作为一种“功能性食物”来使用要追溯到 1907 年大豆卵磷脂的首次流行。最近,由于对转基因大豆泛滥以及其变应原性的担忧,源自向日葵的卵磷脂开始成为一种受欢迎的形态。卵磷脂有颗粒剂制品,也有软胶囊制品。卵磷脂的主要成分是被称为磷脂的脂肪化合物,其中最突出的是 磷脂酰胆堿。这种化合物还是人体细胞膜中一种重要的结构因子,对细胞健康也至关重要。

在市面出售的多年来,卵磷脂的受欢迎程度急剧上升。随著大量消费者选择全食物来补充膳食,卵磷脂的受欢迎程度再次攀升。这里是卵磷脂的 5 个重要健康益处。

卵磷脂是胆堿的极好来源。

虽然 胆堿 可以在体内由氨基酸—— 蛋氨酸 或 丝氨酸生成,但是它于 1998 年被医学研究院指定为一种必需营养素。为什么呢?原因就是,即使是健康人,能够生成的胆堿量也不足以满足人体的需求。 

胆堿在重要神经递质——乙酰胆堿的生成方面以及在细胞膜信号化合物中发挥著作用。它也是一种类似于 叶酸 和 维他命 B12的”甲基“供体。它还在脂肪的正常输送方面发挥著重要作用。若没有胆堿,脂肪会受困于肝细胞中,从而引起一种被称为非酒精性脂肪肝 (NAFLD) 的疾病。 膳食 磷脂酰胆堿 是胆堿的主要膳食来源, 卵磷脂 是磷脂酰胆堿最丰富的来源。 

高胆堿摄入量可能可以促进脑功能

一些研究已经显示出,高胆堿摄入量与增强的心智功能和记忆力有关。这种益处是脑部化学乙酰胆堿水平增加的结果,其中乙酰胆堿在记忆力和脑功能方面有著重大作用。用磷脂酰胆堿补充膳食已被记载可提高脑部乙酰胆堿水平。首先,研究人士认为,这会让磷脂酰胆堿对阿兹海默症非常有助益。这是一种合理预期,因为低乙酰胆堿水平在阿兹海默症患者的脑部当中极为常见。然而,阿兹海默症的问题不仅仅是乙酰胆堿水平一个。真正的问题是乙酰胆堿转移酶的活性受损。这种酶将胆堿(由磷脂酰胆堿提供)与乙酰分子结合,以形成乙酰胆堿。因为提供更多的胆堿并不意味著这种重要酶的活性会提高,所以有关磷脂酰胆堿的研究显示出其对大多数阿兹海默症患者的益处极少。产生益处的最佳途径是极高剂量(如 25 到 30 克)的磷脂酰胆堿。好消息是,补充磷脂酰胆堿对阿兹海默症是否有用可在使用磷脂酰胆堿的前两个星期内有清楚的结果。

虽然 磷脂酰胆堿 或 卵磷脂 在患有阿兹海默症的情况下可能不会促进脑功能,但是它确实看起来对其他大多数人有助益。在挪威开展的一项以 2195 名 70 到 74 岁之间的成年人为对象的研究中,脑动力和胆堿水平之间显示出了很强的联系。与那些具有较高胆堿浓度的人们相比,血液中胆堿水平较低的人们具有较低的脑智能和认知能力。这项研究显示,通过卵磷脂或磷脂酰胆堿补充胆堿可能可以提高胆堿水平,从而促进脑智能。 

这种特别提出的益处可能与补充的剂量相关,因为临床试验在改善脑功能方面显示出了极好的结果,但是在某些研究中,结果并不令人印象深刻。每个人的基线胆堿水平可能也是一个因素。想象一下只要脑部的胆堿”杯“满了,就能实现积极的益处。如果一个人的杯子快要满了,他可能对较低剂量就会反应良好,但是如果一个人的杯子几乎是空的,那么他可能需要更高剂量。这些临床研究结果的不一致可能仅仅显示出,血液和大脑中存在一个胆堿临界值,人们要看到益处,就必须达到这一临界值。 

既然胆堿水平不用进行程式化测试,而且卵磷脂的成本也很合理,那么尝试补充胆堿约 4 个星期的时间可能有助于对抗记忆或认知问题。如果未发现效果,我会建议将剂量加倍,再补充 4 个星期。

卵磷脂与肝脏健康

肝脏受损时,会造成肝脏内的脂肪沉积。这一过程可能会在酒精造成肝脏受损时发生,然而,出现了被称为非酒精性脂肪肝 (NAFLD) 的新流行形式。它的严重程度从肝脏功能的良性受损到被称为非酒精性脂肪肝炎 (NASH) 的肝脏炎症——可能会演变成肝硬化并最终造成肝功能衰竭。最大的成因是体重超重。在体重超过理想体重 10% 的人当中,超过 70% 的人患有 NAFLD,而肥胖者 100% 患有 NAFLD。

胆堿,尤其是 磷脂酰胆堿,是脂肪从肝脏运走所需的物质。如果胆堿水平低,脂肪就会在肝脏积聚,从而导致 NAFLD。低水平的胆堿会显著促成更为严重的肝脏问题——由于 NASF 演变而造成的肝硬化。在一项以来自非酒精性脂肪肝炎临床研究网路的 664 名人士为研究对象的跨部门研究中,患有 NASH 并且摄入少于建议每日摄入量 50% 的胆堿的绝经后女性显示出了更严重的肝脏纤维化。

很明显,这些关联显示出补充 卵磷脂 或 磷脂酰胆堿 可能对 NAFLD 和 NASH 有一些助益。一项探索性研究的结果回避了这个问题:如果存在可能的益处,为什么没有进行更多的研究?该研究于 2001 年发表于期刊《肠外与肠内营养》(Parenteral and Enteral Nutrition) 上。它涉及了接受静脉营养法的 NAFLD 成人患者。每天给这些患者额外注射 2 克胆堿完全解决了每位患者的 NAFLD。 

尽管缺乏结论性研究,但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甚至也承认“足量的胆堿摄入是肝脏功能正常运行以及预防 NAFLD 所需要的”。

卵磷脂与胆固醇

也许,人们摄入 卵磷脂 最常见的原因就是为了帮助降低胆固醇水平,从而预防心脏疾病。有某些临床证据支持这一用途。虽然 50 多年前进行的一些小型研究表现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结果,但是自那以后极少开展研究。确实存在的证据也显示出了非常积极的效果。在为期 1 到 12 个月不等的 15 项使用卵磷脂疗法的临床试验中,血清胆固醇总量降低了 8.8% 到 28.2%,甘油三酸酯降低了 25%,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水平增加了 13.4% 到 20%。这些研究使用的剂量通常为每天 1.5 到 2.7克。

最近的研究于 2010 年发表于医学期刊 《胆固醇》(Cholesterol) 上。在该项研究中,30 名具有高胆固醇水平的患者每天接受 500 毫克大豆卵磷脂和高浓度磷脂酰胆堿,为期 2 个月。结果,总胆固醇水平和低密度胆固醇水平分别降低了 42% 和 56%。这些结果令人印象深刻,将很有希望引发进一步研究。如果这些结果有效,那么将很有希望再次引发卵磷脂的流行,它作为一种安全而有效的天然方法降低高胆固醇水平。

卵磷脂提供的不仅仅是磷脂酰胆堿

虽然磷脂酰胆堿是 卵磷脂, 的一种重要成分,但是还存在其它有价值的化合物,包括像 磷脂酰丝氨酸这样的其它磷脂,其中磷脂酰丝氨酸已在临床研究中被证明是另一种可减少压力、改善情绪、提高记忆力的重要脑部化合物。由于卵磷脂中的磷脂酰乙醇胺在减少炎症尤其是肝脏炎症方面的作用,人们对它也特别感兴趣。这是针对源于大豆或向日葵的卵磷脂的具有代表性的介绍,但是请注意,这些化合物在市面上有许多不同的浓度:

大豆卵磷脂:

  • 23% 的磷脂酰胆堿
  • 14% 的磷脂酰乙醇胺
  • 14% 的磷脂酰肌醇
  • 5% 到 10% 的其它磷脂
  • 2% 到 5% 的固醇

向日葵卵磷脂:

  • 25% 的磷脂酰胆堿
  • 18% 的磷脂酰乙醇胺
  • 11% 的磷脂酰肌醇
  • 5% 到 10% 的其它磷脂
  • 2% 到 5% 的固醇

卵磷脂:要寻找什么样的卵磷脂以及剂量建议 

您应该摄入什么形态以及多少量的 卵磷脂 ?首先,大豆与向日葵的比较。从实际的角度出发,您可以从上面看出,尽管它们非常相似,但是向日葵卵磷脂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形态,而且对它没有开展真正的研究。所以,总是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大豆卵磷脂当中含有某些不同的成分,能够产生向日葵卵磷脂所没有的益处。开发向日葵卵磷脂的原因是为了避免非转基因大豆以及大豆是一种常见过敏原的事实。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对大豆不过敏,并且产品被认证为非转基因,那么大豆是极好的选择。

卵磷脂有颗粒剂制品和软胶囊制品。磷脂酰胆堿或总磷脂的浓度可以存在巨大差异。也有一些产品将油分(亚麻油酸和亚麻酸)去除,以增加磷脂酰胆堿和总磷脂的浓度。因此,比较产品时要仔细阅读标签,并且重点关注列出的磷脂含量。

至于剂量,含有较高浓度(35% 到 68%)的磷脂用于降低胆固醇以维护肝脏健康的通常剂量范围是每天 500 到 1500 毫克。胶囊通常使用这一剂量水平。为了促进脑健康和整体健康,卵磷脂颗粒剂的剂量通常为每日一满勺(约为 10 克剂量),每日约提供 5000 毫克总磷脂(如果使用无油颗粒剂,这一数值会更高)。 

卵磷脂通常被认为是安全的,没有显著副作用。较高剂量(如大于 10 克)的卵磷脂制剂可能会造成食欲不振、恶心、腹胀、胃肠疼痛和腹泻。

没有已知的药物交互作用,并且卵磷脂在妊娠和哺乳期间也可安全使用。儿童甚至也可使用卵磷脂,只需将成人剂量减半即可。

参考文献:

  1. Nurk E1, Refsum H1, Bjelland I2, et al. Plasma free choline, betaine and cognitive performance: the Hordaland Health Study. Br J Nutr. 2013 Feb 14;109(3):511-9.
  2. Sitaram N, Weingartner B, Caine ED, a Gillin JC. Choline: selective enhancement of serial learning and encoding of low imagery words in man. Life Sci 1978;22:1555-1560.
  3. Higgins JP, Flicker L. Lecithin for dementia and cognitive impairment.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3;3:CD001015.
  4. Amenta F, Parnetti L, Gallai V, Wallin A. Treatment of cognitive dysfunction associated with Alzheimer’s disease with cholinergic precursors. Ineffective treatments or inappropriate approaches? Mech Ageing Dev 2001;122:2025-2040.
  5. Sherriff JL, O'Sullivan TA, Properzi C, Oddo JL, Adams LA. Choline, Its Potential Role i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the Case for Human and Bacterial Genes. Adv Nutr. 2016 Jan 15;7(1):5-13.
  6. Mourad AM, de Carvalho Pincinato E, Mazzola PG, Sabha M, Moriel P. Influence of soy lecithin administration on hypercholesterolemia. Cholesterol. 2010;2010:824813.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养生

补充剂标签声明近观

健康养生

有关在线订购天然产品所需要了解的事情

健康养生

选购天然商品时,要如何检查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