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首选项已更新。如需临时更改您的帐户设置,前往
提示,您可以随时更新您的首选国家/地区或语言
checkoutarrow
CN
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3种蜜蜂产品及其益处

作者:Michael Murray医生(自然疗法)

蜜蜂是了不起的生物,担起授粉的重大任务,对地球上的生命全然是关键性的。 爱因斯坦这段话经常被引用:「如果蜜蜂从地球上消失,人类顶多只能再活四年。」 特近,由于一种被称为「蜂群衰竭失调症」(CCD)的现象,北美洲的蜜蜂数量有所下降。 有很多因素都被认为是造成CCD的原因,例如杀虫剂、病原体和养蜂方法,但没有一个因素有足够的一致性来表明其为造成这种情况的仅有原因。

蜜蜂除了传播花粉之外,还为我们提供一些奇妙的营养产品。 不单有香甜的蜜糖,还有对健康非常有益的蜂花粉、蜂胶和蜂王浆。 历史上,这些蜜蜂产品在天然产品行业中一直受到高度重视,但似乎许多零售商已经忘记了这些食品对健康的价值是多么重大。 以下是这些产品的简要说明:

  • 蜂花粉来自开花植物的雄性生殖细胞。 蜜蜂带著花的雄性生殖细胞飞到另一朵花,使雌性生殖细胞受精。 蜜蜂帮助世界上超过80%的谷物、水果、蔬菜和豆类繁殖。 蜜蜂将采集的花粉带到蜂巢,然后将酶和花蜜加到花粉中。 要知道,一茶匙的蜂花粉是一只蜜蜂持续一个月每天工作八小时的劳动成果。
  • 蜂胶是蜜蜂从树(特别是杨树和针叶树)的叶芽和树皮中采集的树脂。 蜜蜂使用蜂胶和蜂蜡来建造蜂巢。 蜂胶具有抵御细菌活性,可帮助蜂巢防御病毒、细菌和其他生物。
  • 蜂王浆是工蜂制造的浓稠乳状物质,供蜂后食用。 工蜂将其咽喉中的腺体分泌的酶和蜜糖、蜂花粉混合,制成蜂王浆。 蜂王浆被认为是一种有效的营养补充品,因为蜂后无论体型、力量、耐力还是寿命,均远胜其他蜜蜂。

历史和民间用途

蜜蜂产品在医级方面的使用,历史与养蜂一样悠久。 早在2000多年前,蜜蜂产品已多次在中文文献中出现。 希波克拉底笔下也曾提及蜜蜂产品。 蜜糖在罗马时代极受珍视,经常被用来代替黄金缴纳税项。

在蜜蜂产品中,蜂胶 被认为是特具药学使用价值的。 制造蜂胶的蜜蜂被描绘在古埃及的花瓶上,蜂胶的价值可见一斑;在古埃及,蜜蜂的图案经常见于国王的头衔中,也见于用来奖励勇士的装饰品上。 古埃及人将蜜蜂及其蜂胶视为永恒健康和生命之源。

营养益处

蜂花粉经常被誉为「自然界特漂亮的食物」。 其所含蛋白质特别丰富(总蛋白质通常占35-40%),并且是完整的蛋白质(即含有全部8种必需胺基酸)。 实际上,蜂花粉的蛋白质含量比任何动物来源都要高,而且其蛋白质有大约一半是游离胺基酸形态,可以直接为人体所用。 蜂花粉还提供大量的维生素B杂、维生素C、胡萝卜素、矿物质、DNA、RNA、类黄酮分子和植物荷尔蒙。

蜂胶蜂王浆的营养品质与蜂花粉相若,但一些生物活性化合物(例如多酚)的含量则显著较高。1、2 蜂王浆含有蛋白质约12%、脂类5%至6%、碳水化合物12%至15%。

科学研究

蜜蜂产品对健康的益处备受推崇,但人体临床试验尚不足够。 花粉、蜂胶和蜂王浆的健康用途有一些重叠。

蜜蜂产品的热门健康用途:

蜂花粉

  • 过敏
  • 帮助抗氧
  • 加强活力
  • 更年期症状
  • 放化疗辅助

蜂胶

  • 伤风
  • 肠胃感染
  • 加强机体防御力
  • 控制炎性反应(外用)
  • 上呼吸道感染
  • 女性私密部位炎

蜂王浆


  • 延缓老化
  • 加强活力及身心功能
  • 更年期症状
  • 高胆固醇

蜂花粉

蜂花粉的研究很少,大概是因为此类投资缺乏经济回报。 但现存的研究虽然数量有限,成果却是但令人瞩目的。 例如,一些动物研究显示,花粉可以促进生长和发育、提高精子品质、增加生育机率、防止自由基和氧化损伤、防御有害辐射以及化学溶剂毒性。3-5

一项双盲人体研究显示,蜂花粉提取物可优化更年期症状(头部疼痛、尿失禁、女性私密部位干燥、活力下降)。6虽然这种花粉提取物没有动情素的作用,但受试者的症状也有所优化,这对于不能服用任何种类动情素的妇女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7

蜂胶

蜂胶 主要被用于免疫系统强化和防感染。 蜂胶具有固有抵御细菌活性,可帮助蜂巢防御病毒、细菌和其他生物。 一些实验性的研究显示,蜂胶有相当好的抵御细菌活性。8-10根据初步的人体研究,蜂胶还可以刺激免疫系统。11、12实验性的研究并显示,蜂胶有一定的抗氧、肝脏支持、缓解炎性反应和防御恶性疾病特性。13-17

蜂胶的一个主要用途是预防伤风和缩短伤风病程。 一项初步人体研究报称,蜂胶提取物降低了儿童上呼吸道感染的风险。11在一项对50名伤风患者进行的双盲研究中,服用蜂胶提取物的一组,症状消失的速度比安慰剂组快得多。18 

口腔喷雾剂是特常见的蜂胶递送方法之一。 一项双盲研究让122名有轻度伤风症状的健康成年人使用含有蜂胶提取物的口腔喷雾剂,以探讨这种制剂的效用。19剂量为每天三次,每次喷2-4下。蜂胶组的症状比另一组早两天解除(三天对比五天)。 两组均无不良反应。

根据初步研究,蜂胶的抵御细菌特性还可能有助于预防肠胃寄生虫感染和女性私密部位酵母菌感染。20-21

蜂王浆

长久以来,蜂王浆一直被推崇为逆龄和修复活力的传统药品;根据研究,蜜蜂和一些其他物种(包括老鼠)在摄取蜂王浆后,寿命有所延长。 在实验性的研究中,显示了多种逆龄作用。 例如,动物研究显示了蜂王浆的抗皮肤老化作用;皮肤的胶原蛋白含量增加了,皮肤的弹性和强度从而得以优化。 在小鼠研究中,长期摄取蜂王浆后,受试动物的记忆力和身体机能有所优化。 肌肉多功能细胞增加了,也避免了与年龄有关的肌肉减少。22、23 

一项人体研究让194名受试者接受安慰剂、每天1.2克的蜂王浆或每天4.8克的蜂王浆,为期一年,以评估蜂王浆对护老院居民肌肉力量的影响。 主要测量的是握力。 研究未有显示蜂王浆使力量得到优化,但老年人的肌肉力量下降有所减缓。24

蜂王浆临床用途的一个重点领域是绝经前和绝经后。2、22、23  特近的一项双盲临床试验评估了这个用途。25研究对象为200名绝经后的妇女(45-60岁)。 参与者每天服用1000毫克蜂王浆胶囊或安慰剂,持续8周。 蜂王浆组的绝经症状总分显著下降,安慰剂组则没有下降。 量表包括11种更年期症状,包括抑郁、烦躁不安、心悖、潮热、焦虑、性问题、睡眠障碍、膀胱问题、肌肉功能障碍和女性私密部位干燥。

根据研究,蜂王浆除了对更年期妇女有帮助,对有经前综合症(PMS)的妇女也有好处。 一项双盲研究以110名有PMS的女医级生为对象,其中一组连续两个月每天口服1000毫克蜂王浆胶囊,其PMS症状分数从23.17降至11.42,安慰剂组则从 21.48降至20.27。 有优化的症状包括疲劳、烦躁、紧张、乳房压痛和腹胀。2、26

另一个令人感兴趣的领域是蜂王浆的降胆固醇作用。 截至2021年4月,这个领域有11项人体研究发表了,其中8项是双盲研究。2、27在这八项双盲研究中,有四项使用口服制剂,另外四项则使用注射剂。 对这些双盲研究的详细分析显示,尽管研究设计存在缺陷,蜂王浆口服制剂也没有商业制剂的标准化,但也使中度至重度的高胆固醇病人的血中胆固醇降低了大约14%(初始值为210至325 mg/dl)。 在使用更高质素的蜂王浆产品时,效果更好。

剂量建议

  • 蜂花粉:通常每天1至3汤匙
  • 蜂胶:100至500毫克,每天三次
  • 蜂王浆:250至500毫克,每天1至2次

副作用

过敏反应是蜜蜂产品特常见的副作用,除此之外,并无明显的副作用。 如果已知对针叶树和杨树过敏,则应避免使用蜂胶,因为可能会产生严重的过敏反应。28没有已知的药品相互作用。

参考文献:

  1. Burdock G.A..  Review of the biological properties and toxicity of bee propolis (propolis).  Food Chem Toxicol  (1998) 36  347–363.
  2. Ahmad S.; Campos M.G.; Fratini F.; et al. New Insights into the Biological and Pharmaceutical Properties of Royal Jelly. Int J Mol Sci. (2020) 21(2)  382.
  3. Qian B.; Zang X.; Liu X..  Effects of bee pollen on lipid peroxides and immune response in aging and malnourished mice.  Zhongguo Zhong Yao Za Zhi  (1990) 15  301–303. 319
  4. Xie Y.; Wan B.; Li W..  Effect of bee pollen on maternal nutrition and fetal growth.  Hua Xi Yi Ke Da Xue Xue Bao  (1994) 25  434–437. [Chinese].
  5. Ceglecka M.; Wojcicki J.; Gonet B.; et al. Effect of pollen extracts on prolonged poisoning of rats with organic solvents.  Phytother Res  (1991) 5  245–249.
  6. Szanto E.; Gruber D.; Sator M.; et al.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f melbrosia in treatment of climacteric symptoms.  Wien Med Wochenschr  (1994) 144  130–133.
  7. Einer-Jensen N.; Zhao J.; Andersen K.P.; et al. Cimicifuga and Melbrosia lack oestrogenic effects in mice and rats.  Maturitas  (1996) 25  149–153.
  8. Tosi B.; Donini A.; Romagnoli C.; et al. Antimicrobial activity of some commercial extracts of propolis prepared with different solvents.  Phytother Res  (1996) 10  335–336.
  9. Dobrowolski J.W.; Vohora S.B.; Sharma K.; et al. Antibacterial, antifungal, antiamebic, antiinflammatory and antipyretic studies on propolis bee products.  J Ethnopharmacol  (1991) 35  77–82.
  10. Tichy J.; Novak J..  Detection of antimicrobials in bee products with activity against viridans streptococci.  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00) 6  383–389.
  11. Bratter C.; Tregel M.; Liebenthal C.; et al. Prophylactic effectiveness of propolis for immunostimulation: a clinical pilot study.  Forsch Komplementarmed  (1999) 6  256–260.
  12. Crisan I.; Zaharia C.N.; Popovici F.; et al. Natural propolis extract NIVCRISOL in the treatment of acute and chronic rhinopharyngitis in children.  Rom J Virol  (1995) 46  115–133.
  13. Pascual C.; Gonzalez R.; Torricella R.G..  Scavenging action of propolis extract against oxygen radicals.  J Ethnopharmacol  (1994) 41  9–13.
  14. Lin S.C.; Lin Y.H.; Chen C.F.; et al. The hepatoprotective and therapeutic effects of propolis ethanol extract on chronic alcohol-induced liver injuries.  Am J Chin Med  (1997) 25  325–332.
  15. Khayyal M.T.; El-Ghazaly M.A.; El-Khatib A.S..  Mechanisms involved in the antiinflammatory effect of propolis extract.  Drugs Exp Clin Res  (1993) 19  197–203.
  16. Mirzoeva O.K.; Calder P.C..  The effect of propolis and its components on eicosanoid production during the inflammatory response.  Prostaglandins Leukot Essent Fatty Acids  (1996) 55  441–449.
  17. Choi Y.H.; Lee W.Y.; Nam S.Y.; et al. Apoptosis induced by propolis in human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cell line.  Int J Mol Med  (1999) 4  29–32.
  18. Szmeja Z.; Kulczynski B.; Sosnowski Z.; et al. Therapeutic value of flavonoids in Rhinovirus infections.  Otolaryngol Pol  (1989) 43  180–184. [Polish].
  19. Esposito C.; Garzarella E. U.; Bocchino B.; et al. A standardized polyphenol mixture extracted from poplar-type propolis for remission of symptoms of uncomplicated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 (URTI): A monocentric,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clinical trial. Phytomedicine (2021) 80 153368.
  20. Miyares C.; Hollands I.; Castaneda C.; et al. Clinical trial with a preparation based on propolis “propolisina” in human giardiasis.  Acta Gastroenterol Latinoam  (1988) 18  195–201: [Spanish].
  21. Dalben-Dota K.F.; Faria M.G.; Bruschi M.L.; et al. Antifungal activity of propolis extract against yeasts isolated from vaginal exudates.  J Altern Complement Med  (2010) 16  285–290.
  22. Bălan A.; Moga MA; Dima L.; Toma S.; Elena Neculau A.; Anastasiu V.V. Royal Jelly-A Traditional and Natural Remedy for Postmenopausal Symptoms and Aging-Related Pathologies. Molecules.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养生

医生建议的补充品成分品质评估4步指南

健康养生

胶原蛋白肽对身体的四种益处

健康养生

下一款超级补充品:为什么PQQ有可能帮助你的脑部修复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