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2 heart-circle sports-fitness food-nutrition herbs-supplements
健康养生

红景天 - 涉及活力、脑功能等更多功效的延缓衰老适应原

二月 7 2019

作者:Patricia L Gerbarg,医学博士,以及Richard P Brown,医学博士

文章内文:

红景天(北极根,玫瑰根,黄金根和王根)是极具丰富功效的精英级草药,它被称之为适应原是因为其具有广泛的抗压能力– 包括身体、心理、毒性、化学、传染性、瘤性疾病(癌)及衰老等。

红景天生长在西伯利亚、佐治亚共和国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山区中8000至10,000英尺高海拔地区的野外。几个世纪以来,生活在这些海拔高度的人们收割它们的根部,并利用它们在恶劣的条件下生存。这些植物的位置是保密的这些根部由人们用于食品和其他商品交易中国的皇帝们派遣探险队带回了被称为黄金根或王根的宝贵根部。其提取物被用于对抗感染并改善精力、脑功能,体力、生育能力和生殖功能。

今天,由于对适应原草药的需求不断增加,以及野生红景天成为受保护的物种,其在斯堪的纳维亚和东欧被广泛种植。虽然不如野生红景天有效,但通过精心种植和适当提取后,这样栽培出的植物可生产出有效的补充剂。通过遵循植物医学专家的著作或寻求品牌及商标可以确定优质产品,这在已发表的研究中被证明确实有效。

含有真正非掺杂红景天的产品可以通过标志性成分进行鉴别。在标准化提取物中,肉桂醇甙、红景天甙(红景天苷)和酪醇已被用作活性标志性成分。可惜的是,标准化系统并非安全可靠。现在公司能够合成标志性成分并将其添加到草药提取物批次中以通过标准化要求。

多种生物活性化合物

人们常常会问,一种草药如何具有诸多健康效益。答案很简单。红景天的根部含有数十种生物活性化合物,它们具有个体和协同(协同作用)作用,例如防氧化剂 ,抗疲劳剂或抗抑郁剂。基因组研究表明,单剂量的红景天提取物能够影响800多种不同的基因活性。下列是通过各种方式利用这种适应原所获得的潜在好处。 

增加并保持活力 - 减少疲劳

提神是人们开始服用红景天时首先注意到的功效之一。与合成兴奋剂药品不同,红景天能够持续约8小时逐渐产生精力,然后逐步下降。因此它不会造成上瘾或戒断症状。

通常情况下,红景天增加了细胞产生高能分子的能力。作为结果,多种细胞,如肌细胞、神经元和其他细胞具有能够持续更长时间良好运作所需的能量供应。另外,它们具有较多的能量来维持其细胞修复机制。并且红景天可保护细胞抵御氧化损伤、毒素、过冷过热、感染、低氧水平及其他形式所造成的压力。

红景天可协助缓解诸多不同原因所造成的疲劳,包括压力、过度劳累、疾病、睡眠不足和衰老。

变得更加聪慧 - 自然而然

诸多研究表明,红景天可以改善认知功能、记忆力和心理表现,尤其在压力条件下。例如,在随机对照研究(RCTs)中,给予红景天的人所犯的错误比给予安慰剂的人要少。此外,在数小时内,它们被测试的时间越长,性能差异就越大,这意味着草药使人们能够保持更高的表现水准,而非8小时就开始变得精疲力尽。

老龄化女性—更年期变化

在临床实践中,我们发现红景天对处于或已过更年期且正在经历“脑雾”的女性特别有益。这一阶段的生活带来了多重压力,因为妇女要应对工作需求、家庭责任父母衰老以及影响她们和亲人的众多健康问题。当女性的精力水平自然降低时,这些压力往往会趋于增加。当生活需求超过我们的精力储备时,我们就会变得疲惫、烦躁及轻度沮丧。更糟糕的是,随着年龄增长,人们对多任务和保持细节关注变得愈发困难。我们希望自己能在不犯错误的情况下掌控一切。因此,当我们发现我们无法再按照自己的标准做所有事情时,就会产生失望、不安全感和自卑感。这也会对我们的人际关系产生影响。

更年期亦是评估我们身体状况和健康的时期。它可以为我们提供改变生活方式的动力,帮助我们活的更加长久、健康和幸福。当然,红景天并非是灵丹妙药,但它可以通过改善精力、注意力和情绪来提供帮助。一项针对患有抑郁症女性的有趣研究发现,红景天不仅可以改善情绪,还可以提高自尊心。

老龄化男性 - 男性更年期变化

男性更年期最早在35岁开始,平均发作年龄为44岁。它表现在荷尔蒙、身体、心理、人际关系、性欲、社会和精神方面产生变化。这种影响会导致睾酮水平、性欲、生育能力、精力、情绪、自尊心、体力和认知功能的衰退。当男性正在发展自己的事业,承担更多责任并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有更多要求时候,这些变化也可能发生。这也可能是男性首次就诊高胆固醇、血压偏高、胸痛或某些器官肿大的时期。这均需要一一面对。红景天可以提高弹性、自信心、工作效率和运动表现。对含有红景天、五味子刺五加的ADAPT配方研究表明,它们使身体得耐力和表现有显著改善。

改善心情

红景天可用于对抗轻度至中度抑郁症,尤其是那些易于感到疲倦无力的抑郁症患者。此外,它可以作为辅助品用于改善处方抗抑郁药所造成的不良反应。只有约30%的患者通过服用处方抗抑郁药达到完全缓解。大多数人只能达到部分改善,可能继续患有残留症状。在很多情况下,加入红景天是大有益处的。

注意力缺失

因为红景天可以提高注意力,所以对于一些患有注意力缺陷症但有或不具多动症(ADHD)的人来说,它会有所帮助。对于患有轻度ADHD或不能耐受处方兴奋剂的个体患者,红景天是一种选择。此外,对于那些使用处方兴奋剂却不能服用足够剂量来完全控制症状的人来说,加入红景天可能会有所帮助。

高海拔疾病

几个世纪以来,生活在高海拔地区的人们早已通过使用红景天来保持力量和耐力。研究表明,它能提高动物耐受低氧条件的能力。在我们的临床工作中,我们发现前往高海拔地区的人可以在旅行前和旅行期间,通过服用红景天来预防高原病症状。

时差问题

很多人都会在跨越时区时遇到时差问题。在抵达的早上服用红景天,接下来的几天内可以减少调整到不同时区所需的时间。

生育能力

在传统民间医学中,红景天已被用于提高男性和女性的生育能力。虽然这尚未在人类中进行过正式研究,但动物研究显示出了潜在的好处。例如,一项动物研究表明,将红景天添加到至用于动物授精的冷冻精子中,可以提高精子的运动性和活力。

俄罗斯妇科医生的一项小型研究发现,在闭经(无月经期)的女性中,约50%服用红景天并恢复正常月经,其中约50%能够怀孕。

在世界范围内,我们看到生育率在下降,这可能是由环境和食品供应中的化学污染物造成的。此外,在许多国家人们将生育推迟到30岁以上。而男性和女性的生育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

在临床实践中,我们有时将红景天与其他增强生育能力的草药结合起来,例如玛卡迈因葶苈)。对于延迟至35岁以后生育的个人和夫妇来说,每日服用红景天可能会延长或提高生育能力。对于将红景天与其他适应原草药结合使用从而提高人类生育能力来说,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

抵消处方药的副作用

许多常用的药品具有不良副作用,例如疲劳和对认知功能的干扰。红景天可能会逆转这些副作用,从而帮助患者更好地耐受他们的治疗。

如何优化红景天的益处并减少其副作用

充分利用红景天

因为红景天最易被空腹吸收,所以应至少在早餐和/或午餐前20到30分钟服用。因为红景天具有活化效果,如果在下午晚些时候或晚上服用,则会扰乱睡眠。

据网络描述表明,红景天有时会在6或8周后失去效应。然而根据我们的经验发现,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多年内长期持续服用或在压力期前和压力期内按需服用,它是有效果的。

红景天的副作用及注意事项

通常来说,红景天被认为是安全的,且副作用相对较低。但是,有些人可能对兴奋剂的影响较为敏感。他们可能会对焦虑、烦躁或失眠有所反应。有些人在前两周会经历生动的梦境,而这会令人感到不快。

兴奋剂敏感人群、体弱者或老年人应从较低剂量开始,并逐渐增加剂量。当服用咖啡因或刺激性药物时,红景天可能具有累加效应。我们建议患者在服用红景天时减少或停止摄入咖啡因。

患有躁郁症的人士只能在医生的监督下服用红景天,因为刺激作用会加剧焦虑不安和烦躁。

较高剂量的(每天450毫克以上)红景天可能对血小板产生轻微影响,这种血液成分具有凝血作用。如果发生此种情况,会注意到瘀伤有所增加。目前尚无报告指出使用红景天存在过量出血的病例。然而,如果所服用的药物也可以减少凝血,如阿司匹林或莫特林,那么可能会出现更多的瘀伤或出血倾向。使用血液稀释剂的个人,例如可迈丁,则应该与他们的医生讨论此问题,或许需要检查他们的凝血时间从而确保没有受到影响。做大手术10天前建议停用红景天。

尽管红景天对心脏有益,但对于心律不齐或心动过速(心跳过快)的人来说,草药的刺激作用可能会加剧这些病症。

动物研究表明红景天是非致畸的,这意味着它不会导致出生缺陷。其在怀孕或哺乳期间的安全性目前尚未在人类中进行过研究。

草药相互作用

有一种误解是 - 红景天可以与诸多药物产生相互作用,因为它能影响CYP酶(参与多种药物的新陈代谢)- 该结论来自一项在体外(在试管中加入其他物质)对红景天提取物进行的测试。草药提取物在体外的作用可能与在人和其他动物(体内)消耗时产生的作用完全迥异。当营养品被摄取时,它们被消化酶分解并经历代谢过程,这会将其转化为不同的化合物,通常被称次级代谢物,该化合物与任何药物没有显著的相互作用,或者可能与体外测试时所发现的效果相反。

证明草药相互作用的唯一方法是在人体内一起测试草药和药品。迄今为止在临床方面,红景天并未显示出与大多数药物存在明显的相互作用。然而,它对人体内的CYP2C9确实具有适度的遏制作用。在使用CYP2C9底物(也使用相同酶进行代谢的药物)进行窄治疗窗口治疗期间,可能存在临床相关性,例如苯妥英和华法林。此外,医生可以对苯妥英或华法林的任何作用变化进行监测并调整剂量。

景天最为有效的剂量是多少?

红景天的适宜剂量取决于个体的需要和敏感性。它同样取决于所用品牌的效力。

有些人的剂量低至50毫克/天,而其他人可能需要每天两次、每次400毫克。成人的平均剂量为300至600毫克/天。研究表明,服用量超过900毫克/天并没有产生更多好处。

一种明智的方法是从中等低剂量开始,例如每天150毫克,而后每3至7天增加150毫克直至其产生功效。如果出现副作用,那么可能无法再增加剂量,或者可能需要在较长时间内进行较为少量的增加。 

在针对难治性抑郁症、ADHD或认知障碍时,在没有产生副作用的情况下,每日可能需要高达900毫克的剂量。在较高剂量下,例如450至900毫克/天,应对患者予以监控以防瘀伤,并建议避免使用血液稀释剂,如含阿司匹林产品。 

如需更多不同条件下关于剂量的针对性指导,请参阅Brown和Gerbarg 2009及2017。

参考文献:

  1. Brown RP, Gerbarg PL, and Ramazanov Z. 2002. A Phytomedical Review of Rhodiola rosea. Herbalgram, 56:40-62.
  2. Brown RP, Gerbarg PL, and Graham, B. 2004. The Rhodiola Revolution. New York: Rodale Press.
  3. Brown RP, Gerbarg PL., and Muskin PR. 2009. In How to Use Herbs, Nutrients, and Yoga in Mental Health Care. New York: W.W. Norton & Company.
  4. Brown RP and Gerbarg PL. 2012. Non-drug Treatments for ADHD. New Options for Kids, Adults, and Clinician. New York: W.W. Norton & Company.
  5. Darbinyan, VG, Aslanyan, et al. 2007. “Clinical trial of Rhodiola rosea L. extract SHR-5 in the treatment of mild to moderate depression. Nord J psychiatry 61(5): 343-348.
  6. Gerbarg PL, Brown RP. 2017. Integrating Rhodiola rosea in Practice: Clinical Cases.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Treatments in Psychiatric Practice, edited by Gerbarg PL, Brown RP and Muskin PR.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Publishing, pp 135-142.
  7. Gerbarg PL, Brown RP. 2016. Pause menopause with Rhodiola rosea, a natural selective estrogen receptor modulator. Phytomedicine. 23(9):763-9.
  8. Gerbarg PL and Brown RP. 2016. Chapter 28: Therapeutic Nutrients and Herbs. In Psychiatric Care of the Medical Patient 4th Edition. David D'Addona, Barry Fogel, and Donna Greenberg (Ed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 New York. pp 545-610. ISBN-13: 978-0199731855, ISBN-10: 0199731853.
  9. Panossian A, Gerbarg PL. 2016. Chapter 13. Potential Use of Plant Adaptogens in Age-Related Disorders. In Lavretsky H, Sajatovic M, Reynolds C.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Therapies for Mental Health and Aging.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 197-212. USBN: 978-0-19-938086-2.   
  10. Panossian, A, Hovhannisyan, A, Abrahamyan, H, et al. 2009. Pharmacokinetic and pharmacodynamic study of interaction of Rhodiola rosea SHR-5 extract with warfarin and theophylline in rats. Phytother Res Mar 23(3): 351-7.
  11. Shevtsov, VA, Zholus, I, et al. 2003. A randomized trial of two different doses of a SHR-5 Rhodiola rosea extract versus placebo and control of capacity for mental work. Phytomedicine 10(2-3): 95-105.
  12. Spasov, AA, Wikman, GK, et al. 2000. A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ilot study of the stimulating and adaptogenic effect of Rhodiola rosea SHR-5 extract on the fatigue of students caused by stress during an examination period with a repeated low-dose regimen. Phytomedicine 7:85-89.
  13. Thu OK, Spigset O, Nilsen OG, et al. 2016. Effect of commercial Rhodiola rosea on CYP enzyme activity in humans. Eur J Clin Pharm. 72(3)295-300. doi: 10.1007/s00228-015-1988-7.

相关文章

查看全部

健康养生

通过给线粒体“充电”来改善您的健康

健康养生

L-茶氨酸,健康益处与认知功能

健康养生

益生菌和消化酶能在您的肠道中相互协调吗?